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记忆中那浓浓的年味:杀年猪

作者:赵国洪 来源:石林风景名胜区管理局 发布时间:2017-01-22

杀猪(所文亮摄)

寒冬的清晨,一声声激烈的猪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唤醒了沉醉于梦乡的我,朦胧的脑海中顿时蹦出三个字——杀猪啦!条件反射般掀被跳下床,穿好衣服,直奔院落里。隔壁邻居的小伙伴们猫着腰,哈着热气,不约而同地来到了烧水的锅洞口(土灶门),站成一排,伸着小手往火苗上凑,火光映红着小脸、小手,温暖弥漫着全身。隔壁叔叔家杀年猪,小伙伴们提前预约了一起看杀年猪。

烧猪头(所文亮摄)

院落里大人们已经忙活开了,大锅里的水在柴火的燃烧下,咕咚着声响冒着水泡,一团团水汽在低温的凝固下变成了白雾在水面袅绕升起,杀猪的桌子、盆子都已经摆放好。肥大的黑猪被闪着银光的钩子钩住下巴往圈门外拖着,肉与铁的撕扯让它疼痛嚎叫,在众人的推拉下,不得不走向那冰冷的案板……。当肥猪在刀光火影中凝结了呼吸,经历了烫水的侵泡、刀片的刮擦后,赤白的胴体仰卧在桌面的时候,是小伙伴最兴奋的时候。杀猪先生割下猪头后,手里的利刀在猪肚上游走着,瞬间开膛破肚,五脏六腑展现在我们眼前,小伙伴们凑到猪前,猜着各个器官的名字,无意中了解了最原始的解剖学知识。杀猪先生取出猪尿泡,吹得鼓鼓囊囊,在手中摇晃时,小伙伴们雀跃起来,争着讨要那气球般的猪尿泡,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村里的小孩能有一个猪尿泡玩耍已经很显耀了。余下的乐趣全在猪尿泡那里,如何把猪分解、做成馋人的美味也已不再关注。迎着初升的太阳,小伙伴们盯着悬空的猪尿泡起起伏伏,用手拍、用脚踢,你追我抢……。杀年猪、玩猪尿泡成为我童年欢乐最厚实的记忆。

烫毛(所文亮摄)

如今,世事变迁,物欲横流,在追求快速、高效的社会生活状态下,“养猪为过年、养鸡为换盐”的小农生活意识已淡出了人们的脑海。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人大有所在。而杀猪这个手工活计也远离了我们的生活,杀猪先生也封刀歇业,工厂流水线作业阻挡了我们观望的视线,只有买菜时,那分割好的猪肉、加工后的半成品丰富了我们的视线和味觉。看着商场里案板上堆放的猪肉,我不知道它生前经历着怎样的生活方式,买肉回家纵使用再高级的的调料烹饪,也无法重拾小时候对猪肉飘香的渴望感觉。

分割切块(所文亮摄)

腌腊肉

幸而,我来到了彝乡石林,这里环境优美,民风淳朴。进入腊月,各村的猪叫声依旧响彻全村,杀年猪的习俗保持的正规正统,彝家撒尼人以杀猪宰羊的方式庆祝着年关的丰收喜悦,把团结友善、热情好客的处世之道代代传承。走进每一个彝家村寨,杀猪的彝家兄弟都会邀请你进门做客,吃杀猪饭、品包谷酒、唱歌跳舞,一切的陌生、拘谨在酒肉间化为乌有。每年的这个时候,吃着彝家年猪饭,思绪都会回放到儿时约小伙伴看杀猪的情节。今天与过去的记忆重合,让我感叹:人生百味,品之咸淡,莫把历练渐忘。

美味杀猪饭(赵国洪摄)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