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土司秘史【19】

作者:徐燕晴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2-01-10

第十九章  为了美丽迷人的诗娘,李凤林的心离督玛越来越远


走过严冬必将迎来春天,再漫长的干旱也将迎来雨水的降落而结束。就在人们等雨盼雨盼得近乎绝望的时候,春天里那场粗暴的南风刮来了一簇簇、一堆堆的白云,从南方不断赶过来的白云密密匝匝的堆积着、簇拥着,看到云层的集聚,人们憔悴、呆滞的脸上露出了奔走相告的笑容,云层越堆越厚,越挤越黑,白云变成了乌云,把平日里浩淼而空旷的天空越压越低,还不到天黑时分,夜幕已早早拉上,乌云伴随着雷公雷婆的电闪雷鸣并没有把人们吓回到屋里,相反的,人们都跑到房子外面,年老的人甚至跪了下来,他们都在热切的等待着老天爷第一滴雨水的降临。


    春风吹得万物生长,万物同样离不开雨露的滋润,春末里迟来的这一场春雨后,南方的雨季便不期而至。


    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天主教传入广大的彝族地区后,彝族人除了信仰原始宗教以外,开始信奉天主教,但彝族人民传承、延续了几千年的原始宗教的烙印依然根深蒂固的影响着人们的生产与生活。


    祭山节就是原始宗教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遗留下来的印记。


    祭山节每年每个村子都在举行,李凤林作为一方土司、乡长,管辖着老土司遗留下来的那么多寨子,他不可能每个寨子都去参加,舍色村作为一个小寨子,他就从来都没有来过。但今年不同,老族长的盛情邀请是他最好的借口。


    祭山节这天,全村男女老少都往村里最大最高的这座山上赶来,来的人中,自自然然的分作两拨,女人和孩子留在山脚做饭,乡长李凤林和族长以及成年的男人们在老毕摩的带领下爬到山顶,毕摩把猪头等祭祀用的供品摆在最高的那棵树底下,手执点燃的香,仰望苍天,俯视大地,默默祷告:


  今天是最好的日子,最吉利的时辰


  我们村子里的老老少少都来了


  在最吉利的日子里,来祭拜您


  巍峨、雄壮的神山啊!


    你是百山之首,是彝家的栖息地。


    你长百草给牛吃,你长百树给羊啃。


    牛羊长得肥又壮,六畜兴旺彝家欢


    感谢神山养育了我们的牛和羊


    养育了整个寨子的生灵、、、、、、


  祭祀结束,女人们的饭也做好了,有各家做各家的,也有亲戚、朋友合在一起的,李凤林归到老族长家,酒席还未撤去,火堆就燃起来了。


  火堆燃起来,三弦弹起来,不会跳三弦,枉为彝家人,熊熊燃烧的火堆映红了人们的笑脸,欢乐的大三弦伴随着响亮的掌声、笛子口哨声响彻寂静的夜空。


    “彝家最醇的酒是苞谷酒,彝家最美的女儿是阿诗玛!”在李凤林此刻的心里,所有的姑娘中,最美的当数舞场上跳舞的诗娘!


    三弦跳得太阳落下山,跳得月亮升起来。再到月亮西沉时,已是下半夜升露水的时候了,空气中透着丝丝侵骨的寒气。


    祭山节是一个严肃的节日,因为它和原始的、神秘的宗教联系在一起,和彝族人的民间信仰连在一起,祭山节又是一个轻松而愉快的节日,祭祀完毕,剩下的时间就是年轻人谈恋爱找对象唱情歌的最佳时段。


    这一夜,李凤林没有回去,他举着火把来到诗娘家,诗娘家的火塘边从此留下了李凤林的身影。


    督玛的任性与骄傲让她和李凤林的爱情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时光不可以倒流,想要再和好时,已经错过了时间,一切都物是人非。


    李凤林和诗娘走到一起以后,一开始,李凤林当着督玛的面还需要找各种各样夜不归宿的理由和借口来塞搪督玛,到后来,李凤林连理由都懒得找了,他在外面安了个家。


    李凤林的变化让督玛始料不及、手足无措,督玛只能用一颗更加冰冷而蔑视的心来对待李凤林,督玛的这一做法更让李凤林心安理得的留在了诗娘的身边,甚至有的时候,连处理公务都懒得回土司府里来,有公务要找李凤林也多半在诗娘家才找得到。


    督玛未出嫁以前,在家里是独姑娘,全家人都让着她,宠着她,嫁到土司府以后,土司府上上下下的人也都惯着她,李凤林态度的转变让土司府里的下人们也不再尊崇督玛。督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寂寞中。

 

雨季伴随着夏天的到来而降临,这个夏天仿佛天通了个洞,倾泄的雨水肆意横流,从气象上来说,干旱的年份紧接着的往往是洪涝,久旱必涝是一种常规。好在喀斯特地貌的山区地下岩洞、地下河流多,再多的雨水都能接纳,这个夏天没有清清爽爽、阳光灿烂的晴朗,只有淫雨肆意着整个大地。

 

长时间的下雨容易让人情绪消沉、思想忧郁。


   由于下雨,土司府大门以外的地方都是淤泥,红红的泥水只要粘在鞋袜上,鞋袜再怎么洗都会留下一块污渍的印记。


  下雨天,督玛就只能呆在土司府,呆在书房里看看那些已经尘封了许多日子的书。随手抽一本出来,又是关于曹氏父子的故事,其中,还收集了曹氏父子的几首诗。这本书,还在督玛未出嫁待字闺中时,她就常常喜欢翻看,并喜欢细细体味,尤其是曹植的诗。曹植不仅满腹诗词经纶,对爱情也始终忠贞如一。


    建安二十五年,魏王(曹操)驾崩,曹丕继位,遂逼汉献帝禅让,曹植被兄长贬至安乡,远离京都。冬天,飞血飘飘,曹植正冒着大雪艰难的赶路,他要回京都,不为打仗,不为国家,只为一个女人。是啊!那是个他不该爱的女人,爱她,就有可能被砍掉脑袋。她是这个国家最高统治者曹丕的妻子。但是,曹植依然爱她,从他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她,一直到现在,无论世事如何变化,他对她的爱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看到这一段,督玛在心里已经结下了第一道愁绪。


  是啊!当初,曹氏父子为争甄洛这个才华横溢、知书达理而貌美如花的女人差点反目成仇,最终,兄长曹丕不惜一切手段,强娶豪夺得到甄洛,在得到甄洛以后,为报复曹植对甄洛的爱故意让甄洛失宠而把她打入冷宫。


    失宠后万念俱灰的甄洛在书房里扶琴弹唱: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


    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众口烁黄金,使君生别离。


    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面,感结伤心脾。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这是甄洛在大雪纷纷的日子里,思念曹植时悲苦内心的千古愁怨,万年怅然,可这样凄凉的心绪有谁知道。


  督玛想到甄洛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牵挂,也有一个人在自始至终的思念着她、爱着她,即使身陷囫囵,那也是一种幸福,一生都无怨无悔。她督玛除了父母双亲却连想念的人都没有一个。


  督玛想着自己,既没有被人牵挂的幸福,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让自己感觉牵挂的幸福。督玛都有很多天没有见到丈夫李凤林的面了,他肯定又是去了舍色村的诗娘家。    


  想到李凤林和诗娘整天在一起卿卿我我、如胶似漆,督玛悲苦的愁绪复又添了一段,督玛恨只恨诗娘,就是因为诗娘的存在,因为诗娘勾引了丈夫李凤林,她才会无端的落到这个地步。


    窗外,阴郁而连绵的雨丝不断增加着督玛的愁绪,她由愁而生怨恨,堂堂一个被人宠惯了的小姐、土司府里的夫人,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她想让娘家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并最终作出干预。


    督玛成亲那天带来的两个丫鬟,一个就嫁给李格,夫妻俩都在土司府做事。督玛把她叫来,递了一封封好封口的信给她,准许她回娘家去看看父母兄弟,顺便把信送到督玛的娘家。督玛要她赶紧去赶紧回来,路上尽量不要耽搁。


  督玛的娘家人接到她的信,知道小姐在土司府里受人欺负,受尽委屈,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大家都歇不下这口气。


  想当年,督玛在娘家的时候是如何的娇贵、宝贝,全家人谁不宠爱着她、让着她,想不到李凤林这个道貌昂然的姑爷竟然可以为了一个穷姑娘而冷落督玛,这李凤林和诗娘的胆子都太大了,打狗还看主呢,欺人欺到了头上。督玛的娘家人想来想去,便想出了一个教训诗娘的好办法。


    督玛的娘家在曾祖父时新辟了集市,发展到后来,已成为初俱规模的小镇,是小镇又有集市,自然就有各种各样的人赖集市而生存,赌博抽大烟的、放高利贷等等,整天在集市上瞎混的光棍王二就是一个无赖,好吃懒做又赌博成性,他又抽又赌气死了爹娘、气跑了老婆,如今就剩他一个人过日子,正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无人管束的王二更是无法无天。


    李妈是督玛娘家的佣人,也是督玛小时侯的奶妈,李妈知道又抽又赌的人什么事情都敢做,便找来王二,用一头牛的价钱买通王二,她要王二和她去办一件事情。王二见不用出力就可以得到如此大的好处,笑得抽大烟抽得扭曲变形的脸上成了个烂柿花。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李妈带着王二来到舍色村,村旁边的公房里,小姑娘和小伙子们热热闹闹的弹着月琴、口弦,唱着欢乐的歌。李妈叫了一位小姑娘出来,请她到诗娘家把诗娘请来,说有要事和诗娘说。


  小姑娘一听说是叫诗娘,高高兴兴的就去了诗娘家,把诗娘叫了出来,诗娘才走到半路,李妈和王二上去就把诗娘按翻在地上,两个人把毫无准备的诗娘一顿毒打,直打得诗娘鼻青脸肿、手断脚瘸,等惊魂未定的小姑娘跑到公房叫来伙伴们时,李妈和王二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诗娘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那一夜,李凤林并未留宿在诗娘家,他因为有公事,去了别的寨子办事,去办事的寨子离舍色村又远,等他次日回到诗娘家,看到诗娘被毒打,听了事情的前后因果,李凤林明白了,那是督玛的娘家人指使人做的,这个仇他一定会替诗娘报,还要做得天衣无缝,让督玛的家人抓不到任何把柄和证据。


    李凤林派人出去打听,经过核实、寻访,他了解了事情是王二所为,代价是一头牛的价格。李凤林不敢和督玛娘家的人明着来,但是,对付一个无赖王二,他就容易得多了。


    李凤林还了解到,王二又赌又抽还是个兵游子,他曾经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把舅舅家唯一的儿子,王二的表弟卖给了当兵的,表弟一去便没有回来,最后死在国民党的战场上,为此,王二的舅舅把王二当成了死对头。


  李凤林用两头牛的价钱买通了王二的舅舅,让王二的舅舅想方设法用计把王二骗到维则来,王二是个天不怕地不怕,见利就不顾一切的人,听舅舅说,到维则做事情有利可图,早已欢欣鼓舞的把打诗娘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高高兴兴跟着舅舅来到维则。 


  王二才到维则,便被李凤林抓了起来,一拷打,王二哪见过这种阵势,早就吓傻了,赶紧就一五一十的招了个清楚、明白。


  李凤林还逼着王二承认他是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员,以便于有借口治理王二以死罪,让王二亲自承认是到维则联络革命同志时被李凤林抓到,证明人还有王二的舅舅。


    李凤林召集了几个心腹审完王二,连夜把整理、加工以后突审的材料和招供的供词送到县府,人则被关押在维则。


    维则的国民党伪乡长李凤林抓到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员,这在县府是件大事,杨县长随即作出决定,要求李凤林第二天把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员押解到县府。


    王二要是被押到县府,无赖王二一受刑,他肯定会如实说出来,这岂不漏洞百出,于是,心急如焚的李凤林又想了一招。


    李凤林为了做到万无一失,要求做事情稳妥、人有文城的徐景春来押解王二到县府,徐景春了解到乡长李凤林的真实想法和意图以后,找理由推脱了,李凤林只好另外再找两个可靠的人和他一起押解王二。


  李凤林在押王二往县府的一路上,李凤林故意不断的折腾王二,目的是激怒王二,王二忍受不了折磨,便顶撞了李凤林几句,王二的顶撞正中李凤林的下怀,盛怒下的李凤林名正言顺开枪打死王二,并以王二企图逃跑被就地正法报到县府。


  县府接到李凤林所报,自是一番高兴,这是无功而有劳的好事,杨县长为此还送了李凤林一面“匡扶正义”的锦旗,并为李凤林记一大功,在全县各乡广发布告进行通告表彰。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