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土司秘史【12】

作者:徐燕晴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9-16

    随着中国与日本战争的不断恶化,日本人从中国的北边向南边不断侵略,国民党在抗日战场上节节败退。日本人除了从中国的北方向南的占领,同时还占领了缅甸、越南等东南亚一带的不少小国家。占领这些小国家,日本人就可以对中国形成围攻的战略,最后把中国化整为零的占领掉,以最终达到占有土地广袤的中国的目的。
       
    各种各样坏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来,弄得小镇的人们个个人心惶惶,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极度不安的因素。

    坏的消息都是关于战争的,维则原本就是集市,消息传递得比较快,省立维则民族学校的大多数老师又都是来自于省城,对消息的敏感性与来源的可靠性要准确得多。

    战争的消息一天比一天坏,先是日本人占领了东北三省,后来是战场一段段,一个省一个省的往南方移动。

    对于中国来说,南方从空间上是个很空阔的地理范畴,中国的南方再到维则,毕竟还有很遥远的一段距离。关于战争的消息的传递虽然让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但在维则,在紧张中,依然有和平和宁静,许多已经思想麻木的人们,只要每天能够把肚子填饱,日子照样在不紧不慢中悠然滑过。

    新学校的教学与生活走入正轨,督玛也盼来了第二个孩子的降生,督玛生第二个孩子时,还是从城里请来了第一次给督玛接生的黄医生。

    由于有第一次妊娠的经验,督玛的第二个孩子怀得比第一个要大,黄医生给督玛检查了身体以后,对李凤林说:

    “土司夫人已经快生了,但从怀的状况来看,孩子大不说,孩子入盆也入得不好,看来,督玛生这个孩子会存在一定的困难”。

    躺在床上的督玛疼得满头大汗,她的口里不停的喊着李凤林的名字。李凤林被隔在外面不能进去,按照师娘婆的说法,男人见了女人生产中不洁的东西会有晦气。因此,家人把李凤林拦在了外面。

    李凤林听着督玛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眼泪都快急出来了,督玛先还有力气喊,到了后来,声音都嘶哑了,只有汗水合着泪水在已经扭曲变形的脸上滴落。

    听着督玛声音的弱小,到最后的呜咽,李凤林已经顾不得师娘婆的警告,他是帮不上什么忙,但他还是来到督玛的身边,握着督玛的手。痛不欲生的督玛看到李凤林,心里有了一丝慰籍,他的到来,给了督玛心理上极大的安慰。

    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月亮伸起来又落下来,土司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等待着孩子的顺利降临。

    督玛已经快要耗干体力了,但做着辅助作用的黄医生还在一声声的催促着督玛赶紧用力,现在是很关键的时刻,如果孩子还继续呆在母亲的肚子里,那么,孩子的生命将会受到严重的威胁,督玛和肚子里的孩子在和时间抢生命。李凤林看得出来,声嘶力竭的督玛已经拼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

    看着天生就娇贵而心爱的督玛在受苦受难,心急如焚又毫无办法的李凤林的心都碎了。

    终于,看见了,但是更恐惧的事情是,先出来的不是孩子的头,而是双脚,天啊!多少个出生的孩子里面才有一个这样的,怎么偏偏让美丽的督玛碰到了,看见小孩的双脚,除了忙碌着用医药剪刀的医生外,所有的人都齐齐的跪了下来,默默的祷告祖宗、祷告上帝保佑督玛能够顺利闯过这道生命中的难关。

    孩子在一点点的出来,所幸,如大家的祈祷,孩子双手抱在胸前贴着身子顺利地生了下来,听到孩子“哇”的一声哭,长时间的疼痛和失血过多的督玛晕了过去。

    黄医生在忙着为受了太多伤的督玛缝合着伤口,在缝合以前还用酒精仔细的消了毒。这样的生产是在大户人家,又有西式医生的助产,换了在平常人家,产妇或许早就没有命了。

    或许是消毒消得不彻底,亦或是别的原因,督玛产后患了产后热,持续的高烧烧得督玛浑身疼痛、头昏脑胀,土司府请来了西医,又请来了中医,还请来了驱鬼的师娘婆,师娘婆又唱又跳闹了一夜,可美丽的督玛的病依然不见任何好转。

    一天,重病的督玛躺在床上,心里悲哀地想着:是不是老天爷嫉妒她和李凤林的爱情,才用如此的病痛来折磨她,一边想,一边伤心的在流泪,就在这恍惚中,听到门外的两个侍女在讲话,说其实鸦片治病挺好的。小孩感冒发烧了,大人背在背上,往被子里吹上一口鸦片烟,赶紧用被子蒙好,小孩在大人的背上安安静静的睡一觉,醒来,感冒发热就好了。

    是啊!督玛原来也听说过鸦片能治病,碰到头疼发热肚子疼的,把鸦片用火烧了用水渡下去就好了。病急乱投医,督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背着李凤林,让使女到街上的鸦片铺里悄悄弄了点鸦片来试试。

    使女拿了个很精致的烟膏瓶回来,是肚大口小可以拿在手上把玩的那种,用一个更精致的小铁勺子挖出一小块,拿在火上烤热了用酒渡下去。

    就这样,年轻、美丽而妖娆的督玛一步步的陷进了吸食鸦片烟膏的泥潭里而不能自拔,更糟糕的还有,她的心理出了问题,她恐惧怀孩子,害怕生孩子,督玛这样的心理,把一心只爱督玛的李凤林一步步排斥在正常人的生活以外。李凤林想爱督玛也爱不了。

    发热病在中医和西医药物的调理下一天天好转,直至完全康复,督玛都不再想念李凤林,她爱的只有无法再戒掉的鸦片。

    曾经那样娇媚的而让人李凤林时时刻刻牵挂着的督玛的变化,是李凤林始料不及的。

    孩子出生以后,督玛想喂孩子的奶都喂不了,持续的高烧烧干了督玛的乳汁,找了几个奶妈,不是不讲究卫生,不干净就是身体不强壮,乳汁不好。最后,管家杨基只好把刚生完小孩,奶水充裕的女儿叫到土司府来,以喂二少爷为主,顺便捎带上阿妮自己的孩子。

    入冬的阳光暖暖的照在院子里,风停了,鸟也止住了鸣叫,一片深秋时未落下的早已枯掉的树叶静静的往树下落,土司府里难得这样的安静。

    李凤林坐在屋里,从敞开的窗口看到了坐在四合院里厨房门口的杨基的女儿阿妮,阿妮抱着二少爷在喂奶,她的女儿在脚前的摇篮里睡着了。这一切,尤其是在阳光照射下闪着雪白光芒的阿妮的两个乳房向前突着,一只乳头含在儿子的口里,另一只乳头仿佛撅着的小嘴微微翘着。

    那一双饱满的乳房落进了李凤林的眼里,涨满乳汁的乳房让长时间都因为督玛的怨恶而压抑着自己的李凤林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李凤林无论安静地坐在哪里,无论在做什么事情,只要闭上眼睛,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阿妮强壮的身体和饱满而雪白的乳房,这让李凤林一次次地想起十七岁那年他和阿妮睡在她闺房床上的情景,并为当时自己的单纯而一次次懊恼。

    李凤林一次次偷着看阿妮喂奶的样子,看阿妮的乳房,并一次次站起来又坐下,心里七上八下、坐卧不安,仿佛魂掉了一般。

    李凤林为了排除心里的欲望,只好起身往外走,他来到小街找徐景春聊聊。

    从省立学校新建开学以后,小街更加繁荣了,维则来了许多老师,也来了不少学生,还来了做各种各样生意的汉人和学着汉人做生意的彝族人,维则原来只有一个礼拜一次的街天是最热闹的,如今,天天都象街天一样的,人多热闹,各种各样的店铺都在开门做生意。

    李凤林注意到,维则的街上最近新添的店铺很多,最有特色的是茶铺烟铺和洗衣铺,学校的老师还有一些有钱的学生离开妻子、父母来到维则,或教书、或读书,教书读书人受孔孟思想的影响,认为男子都不洗衣服不做家务。来到维则以后只好把穿脏的衣服送到洗衣房来洗,维则的洗衣坊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有的,据说,生意还不错。

    种植罂粟熬鸦片烟膏以增加经济收入是李凤林所倡导的,但吸食鸦片人数的急剧增加也是李凤林想都没有想到的。大家种了罂粟熬了烟膏,该卖的卖了,剩下一些就留着自己用,现在,哪个寨子都能找到一家烟铺。

    小街现在就有两家开茶铺烟铺的,开烟铺的一般都是开茶馆的,先开了茶馆,有了人气有了鸦片的种植以后才开始又加上鸦片的经营。

    开茶馆的,一般都是在自家的小四合院里,进门两间放四张桌子,十六条凳子,一个常年不熄灭的炉子上支把长嘴的茶壶,柜子里放一摞碗,白天开茶馆,喝茶打麻将赌博的人都往茶馆里走。晚上撤了茶水,搬到天井里面的房间里,四张床八个烟灯就成了烟铺,茶铺和烟铺一举两得。

    维则还是个驿道的经过点,只是这条驿道走的人和马帮都不多,但维则作为一个集市,来往的人员也很多,茶铺和烟铺就成了这些见识广博的过往马帮、商人和本地人休闲娱乐的最好去处,也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奇闻乐事和国际国内政治动态和新闻传播得最快的地方,这里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物。

    李凤林在茶铺里找到了熟人,以往,这些地方,李凤林是从来都不来的,他有与他倾心相爱的督玛陪着,有那么多的公事要办,再说,他也不屑于和那些不务正业而身份低贱的人打交道。可如今,他想来的就是茶馆,因为这里最热闹,热闹的地方能排遣孤独和寂寞,也能让他暂时忘记他对阿妮那如雨后春笋般疯长的欲望。

    茶馆里,一个马哥头在讲亲身经历的惊险故事,说在一次带着马帮从泸西上省城时,在临县一个森林茂密的大山脚,两座山中间是水流湍急的河流,名汪家河,抄近路走驿道就要过这条小河,过境的人为了便于过河,泸西的一位贵人捐银子给村里的人买了一棵树,在河上搭了一根原木,做桥,给过往的人员以方便。两座陡峭的大山中的小路原本就窄,原木做的窄桥更是险象环生,胆小的人看了就害怕。这里作为一个地区上省城的必经之地,人们不得不走这条险道,否则就绕得太远。

    这个马哥头带了十几个骡子和马匹的马帮,他们出发时因为害怕被抢,都是几个马帮一起相约着走,走时,如果有其他的闲杂人员要一并通过的也可以搭上一起走,人多势众,碰到小股土匪强盗的话,也能吓跑或是勉强对付。

    在这个马哥头带的这趟人员中,还有一匹马是接新娘的,这一对新人搭伴和他们一起走,还未走进大山的森林里,他就把马头脖子下的铃铛给摘掉,以免马脖子下叮叮当当的铃声叫醒了那些专门抢劫的土匪强盗,叮叮当当的铃声无疑是在给强盗报信。

    而摘掉铃铛,他们就是打算悄悄过森林、过独木桥,等强盗看见的时候,衙门已经过了河,等过了河,再彪悍的强盗都无济于事了。

    他这个马哥头刚刚过了独木桥,后面还有一伙子人留在后边,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预想到的是从刚刚他们走过的山上冲下二十多个土匪,土匪们都带着长枪短枪,一阵枪响,吓得忙着过独木桥的人和马纷纷挤得噼噼啪啪掉到桥下湍流的洪水中,命大的抓着河边的杨柳爬上了岸,命小的就只能被洪水冲走,几个走得慢的学生被土匪抓到,连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剥了个精光,最惨的当数讨媳妇的新姑爷了,骑在马上的新媳妇被挤得掉进了河里,几个湍流的洪水,新媳妇穿着红衣服的身影就不见了。新姑爷眼睁睁的看着新媳妇掉进洪水中,新姑爷顺着河流向下找,找了几里地都未见新媳妇的影子。家里种了几年的罂粟攒下来的钱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以为可以告别光棍的日子了,哪知道才娶的新媳妇又被大水冲走,新姑爷哭得死去活来都不想活了。

    后来听说,穿着红衣服的新媳妇在湍流的洪水中被洗衣沟(如今的云南圭山煤矿)的土匪救了起来,收做压寨夫人,女人的日子还过得有滋有味,新姑爷听说了,也只能认命,和土匪过不去,那是拿鸡蛋碰石头,他敢吗?总不至于为了个媳妇连命都不要。

    那一趟驮的货物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马哥头损失了两个兄弟三匹骡子,这对于马哥头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失去的财富让他心痛。

    之后,茶馆里的人们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世道的混乱,讲着讲着又讲起日本人都已经占领了中国的多少个省,日本人战打到哪里,烧杀抢夺和强奸中国妇女就到哪里,弄得中国人只好一路南下到处躲。于是,大家又纷纷感叹说幸好维则离日本人占领的地方太远了,就是日本人再猖狂也不至于猖狂到维则,维则虽然偏僻,但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专心听讲的人看到从来都不进茶馆的乡长李凤林也在听,就赶紧热情的请乡长给大家讲几句话。李凤林笑着说他只是来听听,他让大家接着讲,对政局的猜测更让听的人心里一片茫然。

    白天的日子很容易就过去了,可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的李凤林只有睁着两只眼睛,心里却在想着阿妮,越想越焦躁,越焦躁越想,想得李凤林辗转反侧、难于入眠。

    从督玛生孩子得病以后,已经分床睡的李凤林硬闯进督玛的房间,那一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等一切都发生后,李凤林摸到督玛眼里淌下来的泪水,李凤林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李凤林还深爱着督玛,他不愿意让督玛的心里受任何一点委屈、屈辱和伤害,可任性的督玛为什么就不体谅他的苦衷呢?

    督玛从心理上依然爱着李凤林,从督玛每次看李凤林的眼神里,李凤林都能够深刻的感受到,可是在身体上,督玛在拒绝着李凤林,李凤林几次试图点燃督玛曾经燃烧似火的欲望,让督玛走出大烟的泥潭再次变得妖娆美丽,但每次,李凤林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督玛的麻木与冷淡,这让李凤林索然无味。

    督玛的激情就象一堆熄灭的火塘,短暂而火光四射的熊熊燃烧后走向了寂静与毁灭,李凤林的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悲哀。

    对于身体健康而激情如火的人来说,欲望一旦生出,就很难用理智来克制,尤其这诱惑的根源就来自于身边,来自于无处不在的眼前,这就更加的难了。

    那个暖冬的午后,李凤林一再想从心里赶走对阿妮的渴望,可越是这样想,这种渴望就越强烈,心里的欲望如彝家房前屋后逢雨的春笋,一夜之间便长成蓬蓬勃勃的一大片。阿妮喂奶时暴露的饱满双乳成了李凤林冬日里浇不灭的火。

    李凤林的眼光跟随着阿妮,阿妮在厨房、在院子里、在门边,阿妮在做事、在抱孩子喂奶,甚至阿妮在发呆、、、、、、阿妮的一切都象生了根的竹子长在李凤林的眼睛里、脑海里。

    几次,李凤林都以到阿妮厢房里去看看孩子为借口而进入了阿妮的房间,但是,几次都抹不下面子来,李凤林的心里还在放不下督玛,他怕督玛介意,也怕遭到阿妮的拒绝。

    日子在别别扭扭与李凤林无处不在的渴望中一天天的挨过,又是一年春天,又到了万物复苏、生命勃发的季节,这天,督玛带着侍女到小街的烟铺去玩。

    暖暖中午的春困缠绕着每一个人,大家都躲到房间里睡觉去了,李凤林鼓足勇气以看孩子的名义堂而皇之地走进了阿妮的厢房。

    李凤林走进阿妮房间的时候,督玛正躺在小街的烟床上,边吹烟边和烟馆里,也是县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嫁过来到维则的马淑珍讲着一些女人之间互相体己的私房话。

    督玛知道了李凤林与阿妮的事后,也曾经吵闹过,但折回来想想,阿妮作为奶妈,也只能暂时留在土司府。李凤林与阿妮的媾和不会影响到李凤林对督玛的爱,也不会影响到督玛土司夫人的位置,这样一想,督玛又释然了。督玛只能以这个社会原本就是男人的社会,自古,男人妻妾成群是正常的老宽慰自己。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