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土司秘史【8】

作者:徐燕晴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30

 
第八章    老土司震慑人心的葬礼和李凤林家族的来源

    罂粟收回家,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春播春种时节,土司照例要到各个寨子去巡查春耕、春种。

    这次,李凤林不想跟随父亲同去,他有理由留下来,他爱督玛,小孩又小,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李凤林已经结婚了,他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和父亲一起出去巡查,父亲所做的许多事情会让他陷于尴尬的境地。

    父亲并未勉强李凤林,李凤林没有跟随父亲出去巡查,后来成了他一生想起来都后悔不已的事情。

    因为,父亲这次出去以后再也没有自己走进家门,土司回来时,是在伴随着震天响的哭声中,家丁们用上好的木棺扛进家门的。

    其实,对于土司来说,每一年,无论是春播春种还是秋末收租,每次外出都是一次“猎艳”的出行。

    土司无论走到哪个寨子,都有相好的女人,有的是有夫之妇,有的是寡妇,还有的是土司碍于几位夫人的阻止而在维则以外的寨子里安的家。这些女人都心甘情愿的跟随着土司,各色女人与土司纠缠在一起也是父亲成群妻妾生活之外的一部分。

    有的女人半年才能见到一次土司,自然,要使出浑身数解尽情讨得土司的欢心。而父亲为了证明自己依然强壮,夜夜笙歌不断、翻云覆雨。

    已是知天命的年龄了,还频频的使用性药让自己如狼似虎地不知疲倦地忙碌着,最终,土司倒在了最妖艳、最爱也最能蛊惑人的那个女人的床上。

    女人是个年轻的师娘(师娘婆),她通天地人神鬼、集音乐舞蹈以及美和狐媚于一身,更让土司纵情放任自己的柔情、野性。在年轻的师娘婆家,这里成了土司生命的终点站。

    他终于累得倒下了,女师娘的声声呼唤和任何法事以及温暖的怀抱也没能唤回和捂热逐渐冰冷的土司,土司最后成了做鬼也风流的最好笑柄。

    鉴于老土司不光彩的死亡过程,家族在李凤林的带领下最后对土司的死亡鉴定是在春耕春播中外出巡查时劳累而死定论盖棺。

    据土司家的家谱记载:土司家族的祖宗是唐朝时期南诏地区(今大理地区)的一诏,三十六诏之间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后来,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作为统治阶级的彝族越来越腐化、堕落,而当地新兴的白族势力逐渐强大起来,白族人中的贵族段氏把作为统治阶级的彝族赶出了大理地区,为此,彝族三十六诏曾经联合起来反抗过白族的夺权运动。

    但白人与当时作为统治阶级的汉人势力相勾结,几次反抗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彝族人只好四处外迁,他们在一次次搬迁的过程中与当地的恶势力、与汉人官府的压迫与欺凌、侮辱作抗争。

    艰难的岁月教会了人们在艰辛的夹缝里斗争、生存,直到宋朝末年,明朝初年,他们才一路迁徙来到了偏僻、荒芜,地处深山丛林中的维则。这里有龙吟虎啸、有毒蛇瘴气。但是,正因为生存环境的险恶,又远离了汉人官府的统治,远离了各种恶势力的排斥与打击,这支部落才得以保存下来。

    李氏家族带领着大家艰苦奋斗、休养生息,部落人口不断地发展壮大起来,到了明朝中年,虽然改土归流的政策一度使作为部落头人的李氏家族的统治地位被削弱、并产生动摇。但是,经历了几百年斗争生存下来的人们已经能够顺利地度过一个个危机,一道道难关,平安地走到今天。李氏的姓就是明朝落实户籍制度期间,为了便于管理,由彝族人的姓过度为汉人姓氏以后传承下来的。

    李姓家族是部落的头人,是整个部落得以生存、生活下来的带头人,他家的家谱就是整个部落的族谱,没有任何长者知道李姓家族经历了多少代统治而延续到今天,他们的故事也只有毕摩,彝族的知识分子知道一点。

    作为土司,部落的族长,朋友多亲戚更多,除了朋友和亲戚,还有那些广袤土地上的佃农。

    十里八乡的亲戚都来了,百里之外的朋友也赶到,佃户们听到老土司去世的消息更是一波波的聚拢来。

    彝族丧葬习俗很繁杂,各支系都大同小异,老土司死亡后(俗称咽气),随即鸣枪放炮以示悲哀,召告村内亲朋好友,土司家里有丧事,村内、村外亲朋知道后,及时到场帮助料理后事。李凤林便要派人向舅舅家报丧,同时扭死母鸡一只(俗称落气鸡),以祭奠父亲的亡灵。

    棺材太进土司府以后,用红纸包好银子放入其口内,(俗称含口银子),同时跪拜在死者前面烧钱纸。然后李凤林用热水为父亲净身,表示他和其他子女对老土司的尊重,同时也表示洗除土司在尘世间的烦恼和罪过。意为父亲将洁身而来洁身而去。

    净身完毕后,李凤林为父亲更换寿衣、寿鞋、寿帽,要去除衣服上的扣子。以棉纱线按死者的年龄减去子女个数后,所剩的数目的根数束成腰带。

    父亲穿戴完毕后,移放在灵床上。入殓前,棺底按照父亲的年龄一岁一碗放草木灰,灰上铺棉纸数层,上置被盖入殓,入殓时所有的子女都在场,子女要瞻仰后确认确认父亲已经去世方可入殓,入殓时棺材大头要朝屋内停放,棺材缝隙要用棉纸封好。入殓后,棺材四周要用松香溶化后严实封闭。在棺材下面点一盏长明灯。长明灯不能熄灭。

    按照彝族人的习俗,父亲的安葬确定在第三天,出殡安葬时间确定后,李凤林赶紧派人向亲友报丧。彝族称“赶亲戚”(也叫报丧)。只赶了主要亲戚。如父亲的女婿家、舅家,这样的亲戚都太多了,就没有一一告知,李凤林家其他的亲朋不需要专门告知,彝族人抱团,即使没有告知到的,等知道消息后,也会自发参加出殡葬礼。

    按照风俗,李凤林派出去“赶亲威”的是两个人,这两个人在路途中带着有叶子的树枝到所赶亲戚家。叶子的多少表示到出殡时,老的客人可以带和叶子的数量一样多的人参加出殡安葬仪式。

    请客的两个人到李凤林的亲戚家门前,然后客气地要亲戚给碗水喝,亲戚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就赶紧到灶房里,或是火塘里拿出一块热木炭,再递给来报丧的人一碗清水,报丧的人接水后即将水泼于木炭上,在把木炭丢到身后,以示把不吉利的东西拒之门外,这才告诉老土司已经去世,并告知出殡安葬时辰。报完丧,报丧者还必须多少在亲威家吃点饭。饭前还先向门外泼一碗水饭以示对土司的敬意,让土司老爷先用餐。

    彝族丧俗活动原本就复杂,加之是土司老爷的去世,就更加复杂了。土司在家停了三天。土司在入棺材以后,李凤林就在家门前宽阔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个青棚。维则青松树多,青棚就是用青松树搭建,大小一丈左右见方,当然,按照彝族人的风俗,在没有青松树的地方,也可以用栗柴树、香樟树代替,维则青松树多,就用青松树搭起来。青松树搭的青棚上面还装饰着其它树叶,如竹子、过山龙等植物。

    青棚从中用毛草分成两隔,一隔停放土司的棺材,棺材上面覆盖着厚厚的麻布和其他布料,这是土司的舅舅家和女儿们带来的布料。另外一隔供李凤林等孝子磕拜谢礼用,棚腰箍以竹篾编制成的花莲。因土司刚好,按照六十岁以上的满绕来说,土司正好这个数。花莲饰以四寸许的圆柏树和刺黄柏木片若干。 

    青棚,本地称为丧棚。李凤林在父亲出殡的前两天就命人把青棚搭好了,把棺材移置丧棚。从家有丧事后,李凤林和其他的孝子们头戴白布,腰系麻绳,这叫“戴孝”。当晚,李凤林又忙着命人杀牛、杀猪拜祭父亲,在宰杀前,还把要宰杀的牛、猪拴到青棚来,李凤林和其他的孝男孝女要跪拜在青棚前,用两指在牵牲口的线和绳上各刷三次,以表示这头牛和猪是要孝敬父亲的。之后,李凤林和家人在毕摩带领下,将牲口牵上,绕青棚三圈之后才由杀牛、杀猪的人带走。

    晚上祭拜(也称回丧),主管的人带着李凤林等孝子帮忙接待亲朋,敲锣打鼓。抬上一坛米酒、大米、猪油、烟丝、茶叶到上祭者住所跪谢请其晚上再来祭拜。同时各倒三碗酒,作揖三次互敬,在分别作揖三次以后送上所带来东西,作为夜宵之用。

    回丧时必须由土司的舅舅家先进场,其余不分主次。回丧除祭拜老土司外,更主要是在青棚周围玩把式、舞狮。一夜配伴着老土司,意在亲朋明天将永远离开,在离别之际不舍昼夜陪伴,并告慰土司的灵魂,他们在想念他,并会永远记住他。在表演过程中,若碰到多家亲戚同时进到青棚,狮子表演队往往各使出绝技吸引观看,相互竞赛。

    表演结束以后,李凤林等孝男还再次迎接舅舅家的亲人来和他们一起守丧。守丧时,守丧的这一夜,李凤林家要为守丧的人们提供食物,在饮酒宵夜时间,相互用歌声表达对老土司的哀悼,这样的表演直到天将拂晓时才散去。

    天即将亮前,毕摩按照传统习俗口念《送魂经》,并带着李凤林等孝男孝女和敲锣打鼓鸣唢呐的亲朋,李凤林和其他人一起,每人手持一柱点燃的香绕丧棚三圈,绕完后,为灵前举行跪拜仪式,拜毕敲锣打鼓鸣唢呐,沿李凤林家祖坟的方向,把即将要安葬的老土司的亡魂送去,直至村外,表示把死者灵魂送去他该去的地方。

    棺木起棺前,要把带有猪肉扇子骨的那部分送给土司的舅家,双方互敬互拜,以示亲戚关系可以到此结束。

    午饭后,毕摩手持宝剑刀边念诵有关经文边砍棚,搭众的人把丧棚推倒,然后抬棺上路。途中,李凤林和其他的孝男孝女三次伏在地上,让棺材从上面通过,前两次面向村外,最后一次面向村内,(俗称“搭桥”)。沿途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火炮,前往墓地方向,边走边选择适当地方休息,同时向老土司的各位侄女婿讨酒喝,边喝边唱,俗称“喝姑娘酒”。

    在送葬过程中,李凤林并没有让家人像汉人一样丢纸币,传统的彝族人他们还没有学会。彝族人不像汉人一样丢纸钱,是因为彝族本为云南土著民族,这里的土地是彝族人首先拥有,不需要丢买路钱,在阴间也能够畅通无阻。

    在彝族人的生产、生活中,他们最看重丧葬,认为葬礼时来的人越多越能说明一个人的人缘好,土司这一生无论他如何荒淫无度,他对朋友是真诚的,对佃户是关心的,他的人品自然也有好的一面。于是,黄伞格一样的亲戚们、朋友们,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丧礼的隆重程度前所未有。

    家里对于亲戚的接待主要由管家杨福具体负责,李凤林已经吩咐过了,来的都是客,要让他们吃好、休息好,于是,杨福把平日里经常有接触的、能干的佃户组织成不同的几个组,分别负责不同寨子里来人的饮食等事项,各种事务在杨福的安排下都井然有序。

    李凤林要带着几位姐姐和尚未成人的弟妹们跪在棺木前向前来吊唁的人叩头致谢,他的悲伤、哀痛已经到了极度。

    在父亲还没有出殡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李凤林常常暗自责怪自己,如果当初他不是贪于妻子督玛的柔情,不是想着父亲的做法会让自己的面子难堪而跟随父亲同去的话,父亲或许会收敛许多,那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李凤林还想起,父亲曾经跟他说过,父亲一生中最欣慰的两件事情,第一就是为李凤林这个未来的土司儿子娶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妻子,第二就是看着李凤林的妻子督玛传宗接代地为土司府生下了继承人,让土司府的火塘祖祖辈辈不断燃烧、延续下去。

    该做的做了,该看到的也看到了,土司父亲虽然没有象列祖列宗那样的长寿,但他应该没有遗憾。

    超过历代任何一位土司葬礼的隆重程度让人们大开眼界,无论是从前来奔丧的人的数量,还是吃的用的,陪葬的物品,都可以看出李凤林的孝心,也显示出了土司府雄厚的经济实力。确实,无人堪比!

    彝族人相信鬼魂论,看重魂魄回归,彝族原始宗教中认为:人有三个魂魄,一个是随身走的影子,一个在外面流浪,还有一个在墓地守着。人死后,三个魂魄最终都要回到墓地,然后在毕摩先生的指引下,最终回到祖先居住的,充满着快乐的祖先居住地。

    李氏土司的历代祖先,人死以后,在举行隆重葬礼的活动中,毕摩(彝族中的知识分子)要按照祖先来时所走的路线,准确无误地指示着死者的灵魂,顺着当初祖先来的路程一路再回到祖先居住的地方。

    这个神圣的地方就是南诏国,南诏不仅是祖祖辈辈的先人们居住的地方,也是灵魂最后需要到达的居所,更是人类快乐而甜蜜地生活的地方。

    丧葬中不可缺少的、占重要位置的毕摩来了,不是一个,是三个,他们在最年长的毕摩的带领下,用不同版本的指路经为土司念经指路,让土司的灵魂不至于迷路,能够顺着经书上的路走过哪条河越过哪座山,走过哪个州再到哪个府,一共要翻越九十九座大山,渡过九十九条河,最后回到南昭国。回到那个祖先快乐地生活和居住的地方,那里有老土司的同为土司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以及更远的列祖列宗们居住的地方。

    李凤林想,父亲去到祖先居住的地方,他就不再孤单,不再漂泊,那里是人死后最终的归宿,是人死后依然能快乐的生活的地方,因而,毕摩先生是一定不能念错的,否则,老土司就回不到祖先居住的地方了。

    毕摩念经的声音和着奔丧人群哭天喊地的声音以及跳狮子舞时响亮的锣鼓声在黑色经幡上久久飘荡。

    春天里的干旱燥得空气越来越热,悲伤的李凤林气短胸闷地晕了过去。

    作为土司的父亲的去世彻底打消了李凤林想到省城去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子承父业,偌大的土司府和土司管辖的土地需要他料理,土司的头衔需要他来伸头撑面。

    父亲留下来的广袤的土地、成群的牛羊需要李凤林的守护。自古将门出虎子,李凤林虽然年轻,但他从父亲那里耳濡目染地学到了很多东西,再经过种植罂粟这件事情的磨练,李凤林已经能够独立地做一番事业了。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