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长篇连载 土司秘史【1】

作者:徐燕晴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30

    内容提要: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一位彝族土司,在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中对革命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解放以前他就是国民党的伪乡长,解放以后,因为他对革命的贡献,以本着民族头人基本不动的民族政策,他还继续当了解放以后第一任圭山乡乡长,但在土地改革中,他为了逃避被瓜分广袤的土地和成群的牛羊的事实,采取了消极的逃避态度,最终走向背叛人民,而走上绝路。
 

第一章    督玛等待外逃的土司男人回家          

第二章    十六岁的土司少爷认副省长为义父

第三章    禁止种植罂粟的彝族地区,为了利益开始推广种植             

第四章    在副省长撮合下,土司少爷与彝族豪门督玛订婚

第五章    摆断街—按照汉族与彝族风俗举行的豪华婚礼             

第六章    罂粟花娇艳的开着,土司少爷和督玛为爱而陶醉

第七章    美丽、妖艳的师娘婆让彻夜不眠的老土司民归黄泉             

第八章    老土司震慑人心的葬礼和李凤林家族的来源

第九章    彝族地区即将建立一所省立民族学校以培养彝族学生          

第十章    彝族学校奠基,彝族第一次迎来了盛大的火把节

第十一章       在李凤林等人的操持下,圭山彝族中学隆重开课          

第十二章       茶馆里,一段有趣的历史故事在演绎

第十三章       当罂粟花再次飘飞的时候,云南的鸦片让人感到饥饿          

第十四章       地下组织在维吉的诞生让土司李凤林在徘徊

第十五章       地下党书记的大义凛然震撼了李凤林             

第十六章       地下革命的不断延续

第十七章       又是一年的春天,在繁花似锦的田野,李凤林遇到诗娘             

第十八章       彝族姑娘诗娘的美丽善良深深的诱惑着李凤林

第十九章       为了美丽迷人的诗娘,李凤林的心离督玛越来越远             

第二十章       云南解放,圭山打响的一枪,李凤林也为解放高兴

第二十一章    拒接土地改革背叛政府,自绝于人民的李凤林接受审判             

第二十二章    一个从来就没有人光临过的破旧小屋蓬荜生辉

第二十三章    结束语,一个彝族土司家族的最后消失   

                           

                    

1、督玛等待外逃的土司男人回家

    南方的雨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如烟如雾如织,迷蒙的天空让夜晚早早拉起了一道布幕,老天仿佛通了个洞,没完没了的雨丝缠绵如督玛哀怨、愁肠百结的思绪,飘忽不定地怎么也想不清,理不顺。晚秋时节的这场雨宣告了南方冬天的来临,俗话说,南方一雨变成冬。雨一下,南方的冬天就来了。

    雨已经下了半个月了,想起自己那曾经是土司老爷的男人,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却不知身在何处,以往的恩恩怨怨早已被揪心的牵挂所取代。对于亲人生命安全的牵挂使督玛愁肠百结、彻夜难眠。

    她拿起绣花针,绣出来的花,线不是拉得过紧就是太松。绣花是要有耐心、并且心里没有焦急或是烦躁的时候,才能绣花。如今,乱如麻的心让她怎么也集中不起精力。

    督玛再把从来都未绩过的麻拿出来,她学着下人们的样子,把麻头放在嘴里,一丝丝、慢慢的把麻丝劈开,一根根缓缓地理、细细地捻,再把捻好的麻线缠绕在手背的筷子上。手上的麻线有多长,督玛思念男人的思绪就有多长。

    闲暇时候,督玛听土司府的女人们在一起的时候说,女人嚼麻头可以嚼出各种各样的味道来,有甜的、有咸的,还有肉的味道。

    督玛就见过,有的小孩肚子饿得哭了,母亲就把嚼出来的麻头塞进小孩的嘴里,孩子立马止住了哭。此时,督玛嚼麻头如嚼蜡,越嚼越难受,越嚼越不是滋味。

    在彝家自古不熄的火塘里,柴火在燃烧,伴随着屋外沙沙的雨声,是部分被雨淋湿的柴火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这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清晰。火塘里散发出来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清脆。督玛把小儿子早早哄睡,已经失眠了很久的她今夜依然睡不着。

    作为女人,她得守着火塘,守着祖宗留下来的不变的规矩,她是土司府明媒正娶的大少奶奶,她有责任和义务等着自己的男人回来,回到这个已经失去了昔日威风八面的土司府。

    督玛的男人、唯吉的土司李凤林出门已经半年了,在这半年的日子里,督玛度日如年。

    夜夜,她都会竖着耳朵静静的听外面的动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牵动督玛的心。夜里,只要有点动静,督玛都会壮着胆子拉开厚重的木门,结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总让她怀揣希望地去开门,又让她失望而回。

    屋外,一切如旧,偶尔的狗吠声,那是野猫或是耗子从门前经过时无事可做、无事可管的黄狗发出的狂吠。

    土司府兴旺的时候,大黄狗自然也成了狗们的主子。一群一群的母狗常常跟在威武、雄壮的大黄狗后面乐得整天屁颠屁颠的,它们在土司府的门前后墙尽情嬉闹玩耍。饿了,有大黄狗留给它们的骨头可以啃、剩饭可以吃。如今,土司府门前冷落鞍马稀以后,连聚集在门口的狗们都散开了。俗话说,狗仗人势,往日里气派、勇猛的大黄狗如今整日萎塌塌的。

    经久不熄地燃烧着的火塘边,柴火已经不够了,督玛想把火烧得更旺一点,以温暖早已寒冷的身体。

    她起身到柴房里去抱柴,等她回到火塘边,突然看到火塘边蹲着一个黑乎乎、湿漉漉的野人,肮脏而破烂的衣服合着披散在肩膀上乱如稻草的毛发让人触目惊心。

    督玛刚刚想惊叫,黑衣人立马转过身来“吁”的一声,督玛一愣,才看清这是自己的男人,是自己朝思暮想、夜夜不能寐地思念着、牵挂着的人。

    督玛抱着木柴的手无力地松开了,柴从手里散落下来掉在脚边,最粗的那截树筒子砸在她的脚上,可她毫无知觉。

    男人走过来,紧紧的把曾经最爱,发誓一生都将珍爱的女人搂在怀里。

    督玛就知道,只要他家的火塘不灭,她的男人就会回来,只要她的男人回来,已经过去的无形中还存在的土司的位置以及临时人民政府维吉乡乡长的头衔还应该是自家男人的。

    土司李凤林是在漆黑的夜里,从他家与法国人的天主教堂的后门翻墙悄悄回来的,不要说人不知,连狗都未发现一丝异常。

    说来也奇怪,自家的男人回来,自家的狗竟没有发出或是受惊、或是欢迎的狂吠。也许是长时间的下雨,让狗的嗅觉都失去了敏锐;还是看到主人夹着尾巴做人,狗也只能静悄悄的夹着尾巴做狗。

    延续到李凤林的父亲做土司时,已经是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世事的发展和变迁让整个社会都处于动乱中,还好,维吉是个小地方,远离中央政权,一般的动乱波及不到这里,这里的彝族人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生产、生活都相对稳定、安静而和谐。

    李凤林的父亲是个开明的土司,老土司为了后代能看懂汉人公文,免得遇到汉人公文到时,要派家丁骑着马拿着银子或是粮食去请既懂汉语汉文又懂彝语的老毕摩翻译,若遇难懂的,老先生含糊其辞的翻译往往会不知其所以然,甚至把需要表达的意思给翻译反掉,弄得老土司一头的鬼火。再说,汉人与彝族人交往越来越频繁,打交道的机会越来越多,作为老土司,在培养后代的问题上,应该看得更加长远一些。

    从小,李凤林就被父亲送到县城汉人的国立学校系统地学习汉语汉文,在县城的国立学校李凤林不仅学习了以孔孟为代表的汉族儒家文化,还在私底下了解了一些马列主义的东西。他的思想也是开明而解放的,他对革命也有过贡献。

    李凤林也是个博览群书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历朝历代朝廷乃至地方政权的更换,那都是换汤不换药的运动,很少触及和动摇到统治阶级的地位,作为统治阶级的人们依然享受着特殊的权利,依然是劳苦大众心中的老爷。老爷们除了有政治上享有特殊的权利以外,还在经济上有丰厚的物质条件。说白了,世事再怎么更替,穷人还是穷人,有钱人还是有钱人,有钱是因为他们拥有广袤的土地和成群的牛羊以及金银财宝、仆人,这些是经济基础。

    可如今,反动、腐朽的国民党被赶到台湾以后,新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建立起来,他也为此而欢欣鼓舞,革命的成功也有他李凤林的功劳。

    然而,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在全国上上下下铺开了。

    李凤林曾经也是对革命胜利做过贡献的开明人士,但是要他接受没收财产,分割他广袤的土地,瓜分他成群的牛羊的事实。在他原来的想法中,认为革命也就那么回事,就象土司制度一样,已经存在了数千年,数千年的历史中,中原的朝廷再怎么更换,统治阶级永远是统治阶级,穷人也还是穷人。对于土地改革,他这位对革命同样有功的功臣确实想不通。

    对于这一点,他就是把脑袋想得翻过来,也想不通,也无法想透,他的土地、他的牛羊、他的家产,那是李凤林的命根子,是土司老爷们赖以生存的根本,根和本都没有了,他用什么来撑起土司的头衔,用什么来撑起威严,赢得别人的敬重。

    李凤林作为人民政府的领导人之一,在土地改革中,他的消极抵触使他所管辖区域内的土地改革工作无法开展。

    当他亲眼目睹了比他小的土司以及汉人的田主在土地改革中一个个被瓦解以后,他只有采取逃避的态度以达到缓解目前紧张的局势。

    如丧家犬般逃避土地改革的日子是怎样的艰难呀,坐在熊熊燃烧着柴火的火塘边,李凤林搂着妻子督玛的肩膀,火塘里熊熊燃烧的烈火仿佛就烧在李凤林的心里,此刻他的着急与焦虑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就算土地、牛羊以及财产没有了,在他的身上还因为另一个深爱着的女人而牵扯着一桩说不清、倒不明的人命官司,这桩不明不白的人命冤案才是李凤林彻底绝望的根源。

    李凤林回家,给督玛带来了欢欣、希望,可政局的多变性并未给李凤林带来任何的希望。他的心里充溢的是无以诉说的绝望。

    第二天一早,天才亮,李凤林家屋顶上盯梢的人就向人民政府报告,李凤林回来了。随即,李凤林被逮捕。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