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行贿的“传统”

作者: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30

《论语》有一个故事,原文如下: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

 

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大意是这样的:据说有一次孔子生病了,估计病得很严重,学生们都很着急,性情急躁的子路更慌了,就跑去跟孔子说:老师,求神吧!去祷告一下吧!孔子就问子路:真有这回事吗?孔子这话说得很妙,他不说“你相信吗?”而是问 “有这回事吗?”子路经孔子一问,为了表示学问很有根据,于是搬出考古学,回答道:有啊!古代的诔文(“诔”即中国文化中的祭文)说了,人应该去祷告天地、上下各种神祗。孔子说:如果是这样,那我天天都在祷告,而且祷告了很久,还照样生病。

 

 “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的态度,一向是“敬鬼神而远之”。透过这节文字,就可以看出,孔子认为,所谓祷告是以一种诚敬的心情,使自己更加谨慎小心地做事, “不亏暗室”,真正做到“君子坦荡荡”,而不是“小人长戚戚”。引申开来就是,如果说只要祭拜得多,或谁的祭品上得多,就可以被偏袒和保佑,就可以得到更多的福禄,那整天求神拜佛就足够了,还用得着勤奋学习和工作吗?况且那样的话,那些神啊、佛啊和贪官有何区别?又有何公正可言?

 

说到这里,不禁想到了刚刚去世的一位作家——19511月出生,21岁双腿瘫痪,30岁患上严重的肾病,从1998年开始做透析,20101231日病逝的著名作家史铁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有好心人劝我去庙里烧烧香,拜拜佛,许个愿,说那样的话佛就会救我,我的两条业已作废的腿就又可能用于走路了。我说:“我不信。”好心人说:“你怎么还不信哪?”我说:“我不相信佛也是这么跟个贪官似的,你给他上供他就给你好处。”好心人说:“哎哟,你还敢这么说哪!”我说:“有什么不敢?佛总不能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吧?”好心人说:“哎哟哎哟,你呀,腿还想不想好哇?”

 

 “职业是生病,业余写东西。”一个长期经受病痛拆磨、在轮椅上坐了将近40年的人,对人生和信仰似乎有着更为透澈的思考。接下来,史铁生在文中写道:“佛仅仅是信心,是理想,是困境中的一种思悟,是苦难里心魂的一条救路。这样的佛,难道有理由向他行贿和谄媚吗?烧香和礼拜,其实都并不错,以一种形式来寄托和坚定自己面对苦难的信心,原是极为正当的,但若期待现实的酬报,便总让人想起提着烟酒去叩长官家门的景象。”最后史铁生说:“这使我想到了佛的本义,佛并不是一个名词,并不是一个实体,佛的本义是觉悟,是一个动词,是行为,而不是绝顶的一处宝座……”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人固有一死,但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活过,否则就不会有“尸位素餐、行尸走肉、装神弄鬼、张牙舞爪、麻木不仁”等古老的成语了。史铁生或许算个有觉悟的真正活过的人了吧,这位“向死而生”的写作者,最终没有听从“好心人”的劝告去烧香拜佛,对佛却好像有着更深的领悟。然而,求神拜佛,这样的习俗由来已久,君不见,但凡想要办成某件事,仍有人免不了会想到向神佛祈祷,用钱买了香点上,或放上瓜果三牲之类的供品,默默许愿:保佑我吧,保佑我升官发财,保佑我长命百岁……

 

据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有一句名言:“求神拜佛是一种现世的行贿”。换句说话,当求神不灵验的时候,那就只有转而求现实生活中那些掌握着权力的官员了,民间不是有句谚语吗,“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那些当官的只不过是有血有肉的人呀——于是乎,行贿这事就很渊远流长了。时至今日,科学倡明,更多的人也随之“觉悟”了:求神拜佛的事太虚无缥缈,哪有“求官拜官”现实和直接呀;再说某些官员还自认为是“父母官”呢,既然官员也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呀,做“儿女”的有求于他,礼也送了,香也烧了,该孝敬的都孝敬了,他老人家能不答应吗?

 

况且古训曰:“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逢年过节肯定是要瞅准时机、不露声色地“拜一拜”的;事到临头了,无论怎样厚着脸皮拉关系、找门路,也要想方设法打点看望、抱一抱“佛脚”的…… “人和神”的关系这样庸俗化了,这样的习俗影响到机关,就演化成了权力者和权力者之间、下级和上级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的逢迎讨好、公款送礼、相互宴请等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的庸俗作风……传统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糖衣炮弹”又是如此的诱人,正如电视里的广告词:“他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于是乎,行贿和受贿,就这样有意无意地勾结在一起了,并且难舍难分,甜蜜得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还孕育了一个叫“腐败”的党纪国法所不容、人民群众所痛恨的“私生子” ……

 

尤其让人意外的是,就连那些受贿的官员,也有不少沾染了烧香拜佛的习俗。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在家里设了一个很大的佛堂,供着菩萨,还挂有一幅对联,上联是:菩萨保我做大官;下联是:我做大官供菩萨。更为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她被“双规”后不检讨自己,居然抱怨说:“菩萨啊菩萨,我供了你这么多年,你也不保佑我”。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做了坏事要得到好的报应是不可能的。普通群众烧香拜佛,某种程度上是为了寻求心理安慰;贪官也拜佛,估计就是因为心中有鬼,内心恐惧,想籍此求得一种超自然力量的庇佑,给自己那颗肮脏、惶恐的心灵寻找寄托和归宿吧。

 

人在本质上的自私性决定了人要向外索求,而人性贪婪的无止境决定了行贿受贿的无尽头和习以为常。如此看来,行贿受贿就很有些历史了,并沿袭着历史的惯性传承至今----对抗如此功利而庸俗的传统,不但需要超常的勇气,并且还要自己行得正、站得直,也因之如此,纪委、检察院这样的反腐机关,就成了某些人所说的“得罪人”的机关,从事着“得罪人”的工作。

 

话又说话来,得罪就得罪吧,如果不得罪少数人,岂不就得罪了渴望公平正义的广大人民群众。

 

(致全县科级领导干部的公开信之十八,2011117日)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