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毒誓(长篇连载37-38)

作者:苏健康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29

三十七

    某一日,人们到屯山拉猪的时候,两扇黑漆大门一开一关,连一个人影也不见。人们大声地呼叫,只传来了几阵隐隐的回声,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气,显示出一种不祥的静寂。

    突然在黑房子的上空,腾起一大片烟雾,伴随着一阵巨大而怪异如飞机起飞的声音,那烟雾遮黑了半边天,天顿时阴沉下来。人们仔细看时,却是一只只巨大的绿头苍蝇,这些苍蝇个个大如鸡蛋,人们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片由绿头苍蝇组成的乌云徐徐上升,大地随着发出沉闷的轰鸣;突然有一大片苍蝇迅速下降,落在一个人身上,倾刻之间,顿成一堆白骨;人们大骇,急速钻入车中,将门窗关得铁死;八九个小时过去了,眼见这些苍蝇越飞越高,越去越远,渐渐在天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红日西斜,已是晚饭时分,人们吓得忘了肚饿,惊魂销定,便带着十二万分的好奇,仔细看那房子。

    黑房子仍旧一片寂静,听不到一丝儿声音,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人们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进了大门,里面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二门大开着,进去以后,看到无数道大大小小的门,有的开,有的合,但从每一道门走进去的结果,是又糊里糊涂地走了出来。

    第二天,这里成了人山人海。

    人们用了最后的方法:拆墙。一堵一堵,一层一层拆着进去,连最著名的工程学家也不得不叹服建造这座迷宫的人,的的确确是出神入化,巧夺天工,难怪几十年来,无人能进得去。

    然后发现一个特大的池子,用极细极密的铁丝盏住,里面蠕动着数以千万吨计的蛆虫,铁丝网外有一个大破口,大量的蛆顺破口爬出来,满地是令人汗毛直竖的大蛆虫,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大片人尸骨,有的已经全是白骨,有的骨头上还带着血丝,有的还粘着一块块肌肉,还有两具较完整的尸体,上边爬满了蛆虫,而且还有许多蛆虫从那口里、鼻里、耳里、眼里爬进爬出,少量的苍蝇仍在旁若无人地飞起飞落。

    池子有一个大口子由一个密封的大管道通到一个清洗槽里,清洗槽的清水不住地流动──人们可以通过一个观察孔看到;然后又是一根密封的管道,延续到一排大锅里,锅里爬的,全是白胖胖、肉墩墩、指头般粗细的大蛆虫,让人看着会不住地发抖。

    锅的旁边设有自动传送带,上面有许多只特大的桶,传到一个很大的院子里,有许多猪食槽,看来,这是猪厩了。

    至此人们才算明白,多少年来,从这里拉出去的猪,吃的就是这些大蛆,而每个人都不知间接地吃进了多少代蛆子孙,几十年来的特大迷语终于真相大白了。

    经国内外专家联合鉴定,蛆虫是苍蝇的幼虫,蛋白质含量高于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种动植物,这里的主人用来喂猪,使猪的蛋白质含量很高,人们吃进去以后,在体内产生大量可供消耗的能量,因而这一带的大力士极多;这里的主人还添加了一些目前无法弄清楚成份的生长激素,使肥猪的生长周期缩短了十几倍,所以这个看起来不算太大的养猪场,才能供应住方圆几百里的地方。

    于是许多专家、学者在这堆臭哄哄的大粪、蛆虫堆里,找到了许多科学真理,发现了许多有研究价值的东西,发表了无数本专著,赚到了大把大把的钞票。

    这里的人们除了体育运动外,什么也不会,没有人识字,由外地派来这里教书的教师,即使是国家级的特级教师,在这里教十年的成果,真是让人痛心:语文教师要教会一个学生写自己的名字,需要一年整;数学教师要教会一个学生由一数到一百,需要三年;而音乐教师需要五年时间才能教会学生将七个音符由1(多)到7(西)顺利唱出;当然了,美术教师也需要八年,才能让学生会画一把小小的镰刀……

    只可惜那些曾经金光闪闪、给小镇人带来无数荣耀的体育器械,再没有人能用得动,只好放在空旷无人的体育馆里,任由那铁锈,一口一口地把它们吃掉,直到和存放它们的高大建筑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

三十八

    大双自从被人贩子拐卖以后,已是几十年没有回到过故乡,却在老态龙钟的垂暮之年,突然来找她的母亲。才发现那破旧的屋舍空无一人,听说母亲还在人世,但早已双目失明,那么一个瞎眼老太太,又能到哪里去呢?

    人们由大双寻母,想起瞎子婆婆的一生,想起了这次大灾难,才发现其实这个瞎婆婆才是这个镇子里受罪最多而毫无罪过的人,因为人人都到了生死关头,可这老婆子居然没有被狂犬碰一根毫毛,这也许是一种天意。

    于是人们急燥起来,打算把这老婆婆找回来,要将老一辈的人对她母子几人造下的罪过赎回来,很多人为当年的暴行而痛心疾首,求老天爷饶恕他们的罪过。人们倾巢出动,到处去寻找这颗全镇的寿星和福星。

    终于在几十里外的一个山洼里找到了,不过,不只是她一个人,她死去了,死得很是从容,嘴角上挂着心满意足、甜美幸福的微笑;在她怀里拥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人们认出就是救他们脱离灾难的医师;远处有狗在叫,人们认出这是那老医师的爱犬,人们凭经验知道这是一条疯狗,而主人恰恰死于狂犬病。人们木木地呆立着。片刻之后,个个争先恐后,发足狂奔。

    然而人人心中都存着无数个大大的疑问:那老者把那么多的人从狂犬病魔手中夺回来,而自己却死于狂犬病,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瞎眼的老太婆怎么能来到这里,为什么会抱着这个医师?

    远处的狗在狂叫,象是在作出最后的回答,遥远的天际,传来一阵又一阵“汪汪汪”的回声,悠然不绝。

(全文完)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