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毒誓(长篇连载34-36)

作者:苏健康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29

三十四

    阿铁的娘看着儿子渐渐高大起来的个儿,粗壮起来的手脚,一阵阵的会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眼看着儿子已经能不声不响地帮自己干活,而且有的活儿比自己做得还板服,还漂亮,心中大是快慰。她觉得再过得几年,儿子十八岁的时候,就可以将十几年来压得自己无法喘气的重担卸下了。

    可是没等她将算盘打得再如意一些,天大的变故已悄悄地降临到她的头上。

    自从阿林死去那么长时间又活回来,人们的眼光集中到阿铁的身上。人们由此想到了很多很多,由他的出生到现在,由半仙的话到沉河未成到阿林和他同时跳河。

    很多人认为,一定要除去这个镇上的祸根。

    人们将阿铁捉住,用一个大麻袋装起来,用指头粗的棕绳捆得比捆一担柴还紧,又拴上一块大石头,从他们往河里跳的拱桥上,由四个大汉抬着,叫声“一,二,三”丢下河去,看着他逐渐沉下去,直到无影无踪,众人才长舒一口气,缓缓而归。

    就从这回开始,阿铁妈的一双曾经多么明亮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当心满意足的狗肉店主用狗肉来犒劳众人,个个都喝得脸红筋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阿林还有黑宝,一同失了踪。人们四处寻找了半年多,竟是毫无消息。狗肉店主才慢慢地发现,其实这个小儿子还是可爱的,只是自己从没有好好地爱过他。可是虽然经常打他骂他,难道不是为了他好,怕他被那小灾星坑害了,才那样发狠吗?

    于是他请来了方圆百里最好的巧手木匠,用楠木雕了一个阿林像,把阿林的衣服穿在木头身上,到晚上,又把衣服脱下来平放在阿林的枕头边,天亮时,照例要喊:“阿林,来洗脸。”一面又咕哝着进房里将衣服穿好,抱出木头来,为它洗脸;吃饭的时候,照例要多摆一双筷,多添一碗饭,而且一个劲地往碗中夹菜;到了晚上,总要对着那木像说上半宿话。

    阿林爹连着失去两条爱犬,无法排解那心中说不清的情素,又去花高价买了一只黑狗来,仍然取名叫黑宝,自然是百般疼爱,只是因那条白狗而使他对着一个死娃娃披麻戴孝,三跪九叩,手持哭丧棒,腰系草绳子,游遍了小镇的大街小巷,受尽了侮辱,以为白狗是白虎星下凡,便再也不敢养了。

三十五

    小镇的男女老少,几乎无一例外都被疯狗咬过,小镇里充斥着一种死寂的安祥,人们早已绝望,坐以待毙。

    但全镇唯独一个人没有被疯狗咬过,就是瞎子五保户,更确切一点说,这一个似乎早已被人们遗忘得干干净净的老寡妇,的的确确没有被任何一条狗碰过。

    镇东头的大路上,走来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太阳刚好照在他的后脑,人们看着那头就象是暗夜里一堆雄雄燃烧的篝火。

    等到走得很近,人们才听到他正唱着一支极好听的歌,他轻轻地唱着,在人们听来,好象是从各自心底传来似的,令人如痴如醉。在老者的后面,一只看起来是狗又不完全是狗的动物,合着歌曲的节奏,悠悠地走着。

    歌声极轻极柔,把人们带进一个奇妙的天地,人们已经由清醒进入颠狂,又复归痴木,最后又陷入迷悯之中。但所有人的神态都极为安祥,心情舒畅快慰。老人唱出了人们心中早已有但无法表达的心曲。

    合镇所有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默默地跟着他走,跟着他的歌声走。于是在镇东头的大路上,走着全镇数万口人众,整齐无比,没有一丝一毫的嘈杂声。这一支庄严肃穆的队伍,到了河边,眼看着清清汪汪,悠悠缓缓,不时打着漩儿向西而去的河水,不觉心驰神往,驻足不动,随着那老者,轻轻地哼哼,翻来复去唱着那首神奇的歌。

    那老者取出一个小袋,手放开,是一个小瓶,将瓶盖拧开,又从小袋中取出一根晶亮的银针。只是在每个人的人中和大椎两穴各刺一下,初觉微痛微酸,继而麻痒难耐,很快又使人浑身舒泰轻松,说不出的美妙受用,便如进入神仙境界。

    无需人吩咐,众人一齐动手,将全镇的狗消灭干净,永远不用再担心狂犬病,到日落时分,人们早已平静,知道这回是遇上了救星,每家将所藏珍贵尽数搜集,献给老人。那老者目光冷漠,毫无言语,并不推辞,尽数收好。最后将这些东西全部出售,换了无数大票面钱币,收在身上。

    阿香神志恍惚,一人静卧家中,忽闻丝丝歌声传入耳中,突然想爬起,又无任何力气,只是甜甜地沉入梦乡,忽觉前方走来一人,时隐时现,似是在呼唤自己,声音很低,但字字清晰,而且极为温柔亲切,她有一种克制不住的愿望想要跟去;突然象是有一声惊雷在耳边震响,她一跃而起,奔出房门,门外有一个白发老者和一只怪物无声站立。

    “阿香,阿香。”

    她没有答应,但那张无比娇美的脸,马上由少女变作少妇又变为一个老妇,而满头的青丝竟在顷刻间变做银白色。

    “阿香,你认出来了。我成了,你跟我走吧。”

    “不,不。”阿香惊骇无比的声音,居然没有人发现。

    “阿香,我们该结束这个梦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小时候的阿香。”

    “不,不。”

    老者伸出手去,阿香一把拉起,拼命咬了一口,指头被咬下了一截,鲜血直流,老者将那手指伸给那只狗,狗很是温存地为他舔着,老者浑浊的双眼仍然凝望着阿香。

    他看到她的眼里放射出逼人的寒光,这是谁也没有见过的,她的嘴歪着、斜着,神情由急燥变得极为狂乱,突然拿起一根大棒狠命砸下来,老者一让,棒砸在地上,碗口粗细的顶门大棒竟当即震断,人也随即倒下。

    老人一言不发,转身缓缓退出,那狗一颠一颠地跟在后面,走上大道,来到东河的石拱桥上,伸手入怀,掏出数千万大面额的票子,顺手洒向大河,看着一张张随滚滚的流水急急淌去。最后,带着狗,离开大道,消失在山道中。

三十六

    三日复山,人们是一定要到坟上去找魂的,其实不过是大致象小蜘蛛一类的小动物,大约是因为人们觉得众多帮忙的男人一天忙忙碌碌,魂魄不免不全,所以须得拿一件衣服,极是认真地在坟的团转寻找,找到以后,捉住放在衣裳上,自不免嘴里要念叨一番。

    有人突然发现在阿香坟前放着一大包东西,打开一看,把人吓得目瞪口呆,竟是一堆大票面的钞票,面额都是一万元,一百张一匝,竟然有五十多匝,粗粗一算,全镇恐怕每人能摊到一千多元,可是这钱怎么会放到这里,又是有谁能有得起这么一笔巨款放到这里,一查问,也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或是银行丢失了款子,谁也猜不透这个迷。

    人们只好这么认为,某个极有钱的单位或个人,知道这里遭受了长期的大灾难,家家都已接近锅底朝天,这个善心的大大恩人,想帮助帮助这个镇的生灵,却又不愿意张扬、让人知道自己是谁,于是将这笔巨款放在这个注定人们会很快发现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别处不放,硬是要放在这儿呢?

    如何处理这笔钱大大的费了小镇人的脑子,由镇长提议,在镇东头建起了一座巨大的纪念堂,纪念那个拯救了全镇近两万生灵──那个至今人们不知名和姓的老人,正堂铸了一座和人一般大小的铜像,外面镀上一层黄金,果真是金光灿烂,栩栩如生,比当年那无名恩公塑像可说是要强上千倍万倍。

    镇长说,看来我们什么东西也不拜,那也是大大的不应该的,毕竟还是人嘛,若不是这个神医,我们这个镇子恐怕早就灭了,就信仰天下行医的吧,并且说,先师华佗和药王孙思邈是不能不供,神农氏尝百草创医药这一行,并且是他的在天之灵保佑,才使小镇免于绝灭,当然也要上香烟。于是又在纪念堂里塑了几位先师的真身,顶礼膜拜,不在话下。那大纪念堂长年四季烟雾缭绕,很是庄严肃穆,老远看上去,隐隐透出一股神秘气氛。

    从此,家家户户的供桌上,都供着几位神医的石膏像;男女老少的胸前,都佩戴着几位先师的铜质像章。

(未完待续)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