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毒誓(长篇连载22-24)

作者:苏健康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29

 二十二

    狗啊狗,你就别出声吧,我把你拴在楼上,你乖乖的别叫唤,让打狗队的过去,你千万憋着一点啊。哦,不行的,这狗东西平时耳朵极灵,一有响动,就要叫的。

    主人焦急地看着这条一无所知的狗。

    人家要来结束你这条狗命了,我把你的耳朵蒙起来。你不要甩头,我是为你好呀。我把你的耳朵蒙起来,你什么也听不见,唉,就是听见也要装没听见,躺一阵子就好了。唉,说了这半天,人家为你急死了,你却半点事儿也没有,你咋这么安心,难道你不怕么?如今是狗命该绝呀。

    主人踢了狗一脚,狗闷哼了一声,夹了尾巴躲向一边,眼里露出怨怼的目光。

    狗啊狗,当初不要养活你就好了。唉,你病得一天到晚从嘴里往外吐粘涎的时候,别管你,让你自个儿死掉多清爽,如今人家叫打死你,叫我怎么下得了脚手呢?要是不打的话,人家也要打的,还要交打狗费的呀。

    哦,对了,将它用绳子拴着,送到石头山洞里,到晚上再送点吃的给它。唉,还是不行,万一被人瞧见呢,万一绳子脱掉,它又跑回来呢?

    狗啊狗,你就委屈委屈吧,别出声,啊?你在这坛子里藏几天,风头一过去就放你出来。哦呀,你别往外扒了,静一静好不好?我是要救你的命呀,你懂不懂?好了,就这样吧。

    可是,狗又跑了出来,照样摇头甩尾,可欢得很。

    躲又躲不住,藏又藏不稳,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用铁线弯一个小兜嘴,套住你的嘴,套住嘴,你就不嚷嚷了吧。

    主人用钳子折过去扭过来,再绞过去又兜过来,流了一脑门的汗,终于用最快的速度做好了,把狗拉过来,将狗嘴套住。

    你怎么还要叫呀,还怕人家听不见么?不行呀,这细铁线弯成的,怎么兜得住你呢?只有把马咬口塞给你了。

    这狗拼命地咬,自然是咬不断,于是用爪子狠命抓,嘴里出血了,爪子流血了,狗凄惨地叫着,不时绝望地望望主人,心想主人从来没有开过这么重的玩笑,不知今天为什么要这样收拾它。

    这也不行,那也不通,那么,我把你放开,你自己逃命去吧。你千万要跑得远远的,叫我不要看见你。

    狗窜出门去,打狗队来到门口了,马上,传来了狗的惨叫,主人掩住了耳朵。

二十三

    老镇长一不贪脏,二不枉法,三不和别人的姑娘媳妇儿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只是爱喝个小酒,而且每喝必醉,醉了又常常吐得一塌糊涂,老婆总是摘下他的帽子来接他那些脏东西,第二天又叫他去倒去洗。

    有人说,酒醉心明白,实际上是吹他娘的烂死牛。明白的时候是似醉非醉,不然就是装醉,真正醉了的时候,是一塌子全不明白了。

    老镇长威望极高。

    老镇长要布置什么重要事情,是非喝酒不可的,酒喝足了再下令,手下人个个服从。人们公认老镇长老酒一下肚便英明无比,即使在当时大家有不理解之处,或者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感到极为荒唐,但过后的事实还是会让你真正体会到老镇长的决择,的确伟大非凡,最终会让你对他钦佩得有几体、几体投地。

    有一次,老镇长喝得似醉非醉,命人把高个儿阿贵捉来捶了一顿,将人捶得七死八活,才叫人往手,他说高个儿活着费布,死了费树,柴狗见了有三怕:一怕扳不倒,二怕拖不动,三怕吃不完。是一个大臭蛋,一个不可救药的他娘的狗屎蛋,不打一回不解气。后来阿贵参加蓝球队,和牛街子的代表队打比赛,连连得分。老镇长在庆胜利时又喝醉了,兴之所至,他说其实阿贵这娃儿本质还是不错的,这一点,他早已看出来了;但玉不琢、不成器,既然是一个人,总会有不足之处,自然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谁也没有办法保证这一辈子连一点小小的过失都没有,我们也会有错,既然我们都会有错,那谁还会没有错,这是客观存在的。于是下令除正常的奖励外,特别的发给阿贵很多奖金、奖品,阿贵感激不尽,在老镇长面前叩了九个响头,从此对老镇长忠肝义胆,不在话下。

    过去的人们都信佛。但老镇长认为,人跪在自己用泥巴做成、用油彩画就的老爷面前,去祀求、去祷告,真是毫无道理,那些泥巴砣砣怎么会通人性、又怎么能帮得上你什么忙呢?真是又可笑又可气。你有什么事该去找人才对,找那些烂泥巴会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从他上任以来,那“恩公庙”虽说照样有人进香求拜,已是旺盛不如从前了。

二十四

    二双得了水激伤寒,背到医院的时候,鼻里、嘴里、耳里都在流血,可是没钱交押金,医院是决不受理的;医生告诉阿铁妈,得了伤寒,镇上是有补助的,上面有政策,只要到镇上开得证明,即可以由镇政府出钱。

    阿铁妈赶紧去打证明,等到盖上了第二十九颗公章,到了镇长办公室,却卡壳了。秘书说镇长不在家,到外地开会去了那怎么办呢?阿铁妈回到医院一问,说没有镇长的大印是万万不行的,镇长外出,大印该由秘书保管。阿铁妈又跑回镇长秘书那里,秘书说镇长不在他不敢答应没有权力盖这颗章也不敢冒险盖这颗章尽管他很同情很可怜很想帮忙却没有丝毫回旋余地更没有半点行得通的办法,说完两手一摊,双肩一耸,活象一个爱莫能助的老外。

    当阿铁妈跪在水磨石地板上叩了三百几十个响头,脑门由红到白到青到紫到出血时,秘书颤颤抖抖拿起大印,小心冀冀地在那证明上盖这颗章──这第三十颗章,嘴里咕哝着我违反了政策违反了原则违反了制度违反了纪律违反了镇长就要挨骂被批评被扣工资是小事不算还不准调资不准重用不准提拔说不定还要挨行政处分纪律处分甚至追究法律责任那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理想所有的抱负全化为泡影这一辈子算是玩儿完了,盖了足足十八分钟终于盖完了这颗最最要紧的救命章,讲完了一长句话最后长出了一大口气,满脸是惊惶之色。

    等到阿铁妈赶到医院,太阳已经落了山。二双在阿铁怀里躺了一整天,流了一整天的血,直到死了还在流血,她的哥哥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本来很娇美的妹妹流血流血,却不知妹妹已在他怀里死去了大半天。

    阿铁妈这才感到脚酸得厉害、腰疼得厉害、肩麻得厉害、头晕得厉害,一下子软倒、坐下、横躺于地上不省人事,似乎这曾带给她一生悲苦的灾星如今去了,便感到如释重负。深秋的凉风吹起她的头发,使她感到直如腾云驾雾般向天国飞去;突然下起小雨,晚霞的余辉照得她脸上显出青绿色,涓涓细流由头上沿脸颊顺下巴流淌下去,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未完待续)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