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毒誓(长篇连载4-6)

作者:苏健康 来源:中国石林网 发布时间:2011-08-29


    阿林读书前,奶奶教过他数手指和脚趾,他能把手指正着数过去,倒着数过来,总和都是十二个──他的双手大姆指旁边,各增长了一个小小的员外郎。所以当他年满七岁,奶奶带他去报名读书时,负责报名的老师问他有几个手指头,他很老实很认真地说是有十二个。这下子,老师和其他在一边等着报名的大人小孩,全都笑了起来。等笑停了,老师又问他有几只手。这个,他确实不知道,只好睁一双乞求的眼睛,到处寻找救兵。奶奶右手伸出姆指和食指向他晃了几晃;但他自个儿掰着指头数了又数,答道:“有三只手。”人们又是哄笑,砰哩砰嘭响了几声,有人的腰带笑断了,而胖大叔这一笑,把五颗扭扣全笑飞了,忙弯腰去捡,又弯不下去,人们笑得更响了。这回老师没有笑,仍然很和气地说:“那么,你有几个头呢?”他很是干脆地说:“两个。”他想起刚才奶奶说:“包鬼,有两只手。”所以这么来了一下类比推理。

    这时人们不是笑他人小不懂事,而是在讥笑了。“这样的娃儿也配送来读书?”“嘻嘻,先把奶咂够再说吧。”

    在人们的怪笑声中,他觉得浑身鸡皮疙瘩一鼓劲地起,到处寻找,恨不能有个皮套将头套起来;可是他发现,有一个人始终没有笑,想必也是报名来的,只是这孩子满脸青紫,疤痕累累,阿林从此牢牢记住了这个小子。

    “过两年再说吧。孩子还小哩。”老师说。

    “我要读书。”

    “阿林宝贝,听奶奶的话,回家去,明年奶奶又送你来读。啊?”

    “我要读书。”

    “怕娃儿跟不上咧。”

    “我要读书。”


    阿铁妈守寡的第三个年头,又生下了一对双胞女儿。阿铁妈很守妇道,阿铁妈没有做过不正经不规矩的事儿,阿铁妈是个人人公认的好女人,阿铁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的会生下这一对冤家。

    谁也想不通的是:阿铁妈生娃儿之前并没有半点儿怀儿的迹象,意思是她的肚子是平平的,没有鼓起;她的衣服是很一般的──没有加长,这都是有目共睹的。可这对双胞是从哪里来的呢?不知道。阿铁妈本身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天后半夜行那经的时候,觉得肚疼便急,不同寻常,使劲儿一挣,竟掉下一大坨物事,做一千场梦也没有想到会是俩姐妹。于是小镇里多出了好些个业余私家侦探专门查访和追根,这对双胞儿到底是谁种下的籽儿?费尽移山心力,半年多了,也没有人得到一丝儿消息。

    就在这一年,从外地来了一家小俩口儿,男的叫桂子,女的叫英英。说他们是从极远的地方逃婚来的。小时候两个人就一直相好。女的长大以后,被逼着嫁给一个七十来岁的糟老头儿,成婚半年,决不依从,被打得死去活来,寻机和这小伙儿逃奔出来,眼见这里山高皇帝远,就不愿再走,打算在这儿过日子了。那媳妇儿捋起裤脚袖子,人们看到许多已结了痂的伤痕,有的伤处还在包着,往布外一点点渗黄水。

    阿铁妈领着三个孩子,苦苦撑持,又熬过了四年,到大双二双四岁的时候,有个眼尖的人突然发现俩妞儿模样长得怪,大双象妈,而二双却让人越看越象桂子,横看竖看就是像。于是,早已淡忘的话题又提起来了,多年来悬而未结的疑案一下子真相大白,小镇所有能调动的宣传工具都在宣传这件离奇的事──其实一点也不离奇,不过是一件男女间的事罢了,一个小寡妇,年轻轻的,怎么守得住呢?

    公家认为这是道德问题,没有必要诉诸法律,可是家门族中却不能容忍这种丢人现眼,败坏祖风的事,那么就得要使用土法了。对于土法,公家是一概不管,悉听尊便的。

    桂子的媳妇英英审起丈夫来,丈夫只有一句话:“你该记得我俩啥时来这儿的吧。”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你想敲开他的嘴让他多说一句半句也没门儿。英英联想到,的确,阿铁妈遇到桂子总是他叔长他叔短的,脸上笑眉飞舞,全不象一个守身如玉的寡妇;而桂子呢,也常常是一个哈哈两个笑,大姐过去大姐过来的,有时还会将那双胞姐妹带到家里来,虽说那双生儿的确是桂子夫妇到小镇之前就生的了,可世间的事,谁又理论得清呢?

    于是只有用土办法来解决了。阿铁妈的家族,开始训练一只大狼狗了,用木头做成男人的模样,在两大腿之间拴一块腊肉,将木头人提上提下,引诱那只饿狗,让那狗跳起来扑,一次又一次将那块肉咬下来。七天后训练成功,准备用来惩治桂子了。

    到了择定的日子,阿铁妈家门族中的人将桂子和阿铁妈拴来,敲锣打鼓,引来三山五岭的男男女女。把淫夫淫妇带到南门外杀人场,把桂子衣服扒个精光,吊起来,就让那驯好的狼狗跳起来去咬那下处,一下,两下,三下,那两天两夜没有任何东西下肚的狼狗猛地一窜,准准地将桂子那块肉活生生给咬下来了。桂子惨叫一声,晕死过去,放下来后,血流了一地,不一会儿醒了,只是流泪,还被人架着游完了四城门,回到家后只是叫了一声:“冤枉啊!”就没气了。

    阿铁妈被人将一个小猫放进裤裆,然后把裤管、系腰带扎得铁死,由俩彪形大汉架着,游完了四城门,那零乱错杂,赫然醒目的血脚迹;撕心裂肺,振聋发聩的叫喊声,永永远远地印在了小镇人的脑海之中。

    英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前无杀手后无救兵,自个儿违背父母之命跟了这冤家出来,只指望能有一个宁静的日子过,却没想到遭此大难,落到这种地步,又气又羞又何奈,无门无路伤透心,丢下不满两岁的女儿,撒手上了吊。

    小寡妇依然活着,可是大腿,屁股,尿处……全都稀烂了。

    事实上桂子和阿铁妈并没有做过那丑事。阿铁妈生孩子时,桂子两口子还在隐姓埋名到处奔逃,直到在这个小镇住下来几个月后才由听说到接触和熟悉了这个寡妇,问题的症结并不在这里,问题是这一切并不影响死的死,伤的伤。

    而人们始终没法知道,那对夫妇的真实姓名和家乡何处,也许他们的父母早已原谅了他们,或许还希望能够见到他们的一男半女呢。

    问题的问题是……

    你没有任何办法否定这一点:二双的确太象桂子了,真的,这谁也抹杀不了。

    但只因为相象。


    阿林爹在镇子里开了不知多少年的狗肉铺,生意也是一年旺似一年,阿林爹选狗又快又好,估斤算两极为准确,阿林爹最令人叫绝的是杀狗本事儿。

    据说凡狗都是属土命,即使你将它打死,死得气不喘心不跳,将它放在地上一分钟,马上会活转来。所以杀狗都是先用绳子勒紧狗脖子,吊起来,须得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然后用大棒或锤子敲击狗的脑袋,直到狗流眼泪,表明已死。有时敲击半天也不见流泪,便在心里祷告不已,惶惶然求狗爷快快落泪,以减苦痛,一边在口中念念有词,一边在手上加紧用力,候狗泪一落,心中大慰。为防狗回光返照,就在狗腿上一个关键所在划上一口子放血,也有不放的。然后吊着就烧,直到烧得皮绽毛焦,才刮毛开剖;或者在树上直接将皮子扒下来;或者在下面架得有锅,烧得水滚,松开绳子,将狗缓缓放入锅中烫洗,必要时再扯紧绳子吊起来。绳子是万万解不得的,虽然是在滚水里,有时也会狗急跳锅。

    阿林爹杀狗简单快捷,堪称一绝,从来不用刀锤什么的,用一根尺来长、食指粗细的小熟铜棍,往狗头上轻轻一点,狗轻哼一声,便如睡着了一样,就此完事。

    阿林爹一生杀狗无数却又爱狗如命,开了几十年的狗肉店,没有吃过一小片狗肉,喝上半小口狗肉汤,虽说他烧的、煮的、蒸的、炒的、炸的……狗肉,叫人吃过之后不想就走,还望能带点回家,将这美味让家里人一同分享,可阿林爹自个儿从不入口,也不让家里任何一个人尝一尝。

    也不知从何时起,阿林爹养了一白一黑两条狗。白的通身白毛无一根杂黑,黑的遍体漆黑无一簇夹白。白的叫做招财,黑的唤为黑宝。养这一对宝贝比养儿女还上心些,那狗常爬上灶台去吃锅里的菜,总不许别人打一下,他说人吃的是狗带来的。即使咬伤了人,也决不责备狗,情愿出几倍的价钱为人疗伤治病。有一次咬了一大户人家的公子,给钱人家不要,非要打狗不可,他就代狗受打,屁股被人打得稀烂,狗肉店关了三个多月的门,害得那些有狗肉瘾的人,巴不得生嚼狗吃。

    没有人会说他是假装的,没有人敢、更没有人忍心说阿林爹不爱狗;当然也没有人否认,他的确杀了不知多少代狗宗族。

(未完待续)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