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倾听石林

作者:晓雪 来源:《云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1-04-27

中国云南石林——“天下第一奇观”。

它在3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展现着宇宙造化的全部神奇、神妙、神秘和神圣。

它是大自然以鬼斧神工的妙手用两亿七千多万年时间雕刻出来的艺术杰作。

它是迄今为止地球上发现的所有石林中,历史最久远、类型最齐全、形态最典型、风姿最多样、构成最独特,因而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独放异彩的“喀斯特地貌奇观全景图”。

莽莽苍苍、广阔浩荡如大海般波涛汹涌绵延起伏的石峰石浪石谷间,隐藏着多少数说不尽、奇妙无穷的沧桑巨变、古老神话和迷人传奇!

这里,既有尖利峭拔、沟谷幽深、峰回路转、佳境迭出、气象万千的大、小石林,又有古拙粗犷、苍茫雄浑、巍峨壮丽、鸟语花香、野趣盎然的黑松岩(乃古石林);既有挟千钧雷霆、如万马狂奔、落差88米、气势非凡的“珠江第一瀑”——飞龙(大叠水)瀑布,又有在青山环抱之中时隐时现的碧绿透明、晶莹亮丽、宁静清幽的长湖、月湖、圆湖、仙女湖、石林湖,还有大地深处那一个个神秘幽深、扑朔迷离、千姿百态、魂丽奇妙、如梦如幻的溶洞……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第一次到石林算起,我游览石林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但每一次都有新的发现、新的感受,去的次数越多,越觉得石林是一片看不尽的奇观,是一部读不完的大书。

一个傍晚,我来到石林前绿绒毯式的草坪上。白天络绎不绝的人群早已散去。夕阳靠近了地平线,一片绚烂的晚霞映红天空,石林笔立的岩壁和奇丽的群峰都在霞光中闪闪发亮。不远处几株苦楝树的叶子变得更红更艳,像举着燃烧的火把。寂静中我听到远处传来大三弦的声音,似乎是《阿细跳月》的舞曲,后来又变成木笛和口弦的合奏,似乎在吹奏《阿诗玛》的乐曲,最后又变成水的声音,分不清是雨水在冲刷?河水在奔流?还是海浪在涌动?

是的,我听见了水的声音。“万物莫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胜于水。”(《老子》)“天下至多者,水也,浮天载地,高下无所不至,万物无所不润。”(《水经注序》)我知道,这石林奇观,无一不是水的杰作。此刻我站立的地方,数亿年前正是鱼的巢穴、海蚌的家、珊瑚生长的海底。大面积的碳酸盐岩也在海底沉积。经过海水多少年的浸泡之后,地表抬升,沉积岩露出水面,形成原始地表。又经过河水和雨水漫长时间的冲刷、切割侵蚀、剥离和风化,逐步形成了这些永远挺立在大地上的的石峰、石柱、石刀、石剑、石树、石芽、石人、石器兽……水向岩石发动了连续不断、永无休止的进攻,岩石在无数次严峻的磨炼和考验中,成就为一座座千姿百态、出神入化的不朽形象。

水“高下无所不至”,它不但在地面上创造奇迹,也在地下、在地层深处不停地奔流。它沿着岩石的裂隙下渗,把柔软的手伸向任何一丝细微的岩缝。它在阔大的溶洞顶壁上复制着大地和天空的景观,在漫长的岁月里耐心地精雕细刻,雕出日月星辰、红方紫雾,雕出山水花朵、鸟兽虫鱼,雕出天上神仙、人间百姓,雕出钟鼓笙箫、宫殿寺庙。它对自己的劳动创造似乎很满意,所以总是在地下淙淙流淌、轻声歌唱。它似乎还在洞壁上雕出许多静静地倾听的耳朵。

在晚霞的辉映下,那“梁山伯与祝英台”正在对唱,那“喜相逢”的两位老朋友正在亲切交谈,那“坐禅的和尚”正默默地感悟着“佛法无边,那似乎在草坪上从容漫步的‘老人’正凝视着渐渐淡去的霞光。”这位“老人”其实比所有的人更老,比神仙更老。因为神仙也是人类根据自己的想像创造出来的。而在人类出现以前这位“老人”已经在这片草坪上“迈步”了亿万年。他见过的日出日落,他经历过的狂风暴雨、沧桑巨变,比所有的人都多得多。我来到他的脚下,听到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可惜用的是一种完全不懂的语言。假如能听懂,他会讲出多少关于大地和天空、关于风和水、关于宇宙和人类的神话传说。正当我为听不懂这位“老人”的自言自语而苦恼的时候,石林深处又传来了阿诗玛动听的歌声:

日灭我不灭,云散我不散,

我的灵魂永不散,我的声音永不散。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