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石林——我学习摄影的第一课堂

作者:杨橙云 来源:《石林/2010年第3期 总第14期》 发布时间:2011-03-22

——纪念我的父亲摄影家杨春洲先生逝世十周年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便是看着爸爸的摄影作品长大的。我们家在昆明永陞巷的老宅,是一栋老式四合院,东边的客厅墙上陈列着爸爸精心装裱的作品。记得镜框是用带皮的松树做的,粗造的树皮和制作精美的黑白照片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照片下方都有爸爸为照片提写的标题和拍摄年代。那时候看到一幅幅精美的照片很多内涵我不懂,我一次次地问爸爸:什么叫《一肩寒意》?什么叫《疑是银河落九天》……?爸爸总是耐心地向我解释。《一肩寒意》是爸爸1933年在河南开封教书时拍下的雪景,从远处担水走来的人表达了照片的主题。《疑是银河落九天》是唐代诗人李白的诗句,爸爸用来形象地表达他1942年在路南县拍摄的大叠水瀑布的壮丽景象。总之,这些没完没了的问题和不厌其烦的解答带着童年的我走进了爸爸的影像世界。

爸爸的暗室设置在后院的小屋里。那个8平方的小屋也是我觉得最神奇的地方!爸爸拍摄的大多数照片都从这间小屋洗印出来的。1956年我上小学六年级时爸爸带我走进了小屋,在这里我认识了显影盘、印象夹、放大机、安全灯、各种化学药剂……。看到爸爸在暗室里熟练地操作,一张张精美的照片经过他的手很快就洗印出来,真是太神奇了!

我上初中后爸爸让我学习洗印放大照片、冲胶卷。每个步骤爸爸都将要领告诉我让我记住。特别对我讲了“水洗”的意义。如果水洗不透彻不利于底片或照片的保存,残留在底片或照片上的药液还会起氧化作用。爸爸拿出他上世经二十年代在北京开始学摄影时冲洗的底片给我看,由于水洗透彻,三十多年了底片无一点变质。当时爸爸冲胶卷的时候还没有显影罐,按照爸爸的经验在全黑的暗室用一个6时的显影盘将120胶卷过水后放到显影液里慢慢从左手卷到右手,大约10秒钟一次,来回卷动60次,刚好10分钟。接着用同样的手法“停显”“定显”冲出的底片恰到好处!药温的控制在昆明是得天独厚的,四季如春的昆明利用晚上冲胶卷水温、药温都能控制在最佳状态。

1957年以后,爸爸被错划为右派。由此株连到我的母亲、姐姐、姐夫,都因为“没和爸爸划清界线”先后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一个家庭出现一个右派就让人抬不起头了,何况我们家是四个右派。人们像躲瘟疫一样躲着爸爸,不敢答理不敢往来。降职、降级、降薪的厄运也接踵而来。他从教授的学位上被降为“高级实验员”,多年后我才知道所谓“高级实验员”就是打扫厕所收拾实验室的清洁工。爸爸在学校受歧视被管制只准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这样的处境整整延续了21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爸爸没有自暴自弃,他仍然坚持一生钟爱的摄影。每月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五块钱作为摄影的基本费用,用来购买胶卷、相纸、配制药水。上世纪60年代开始,利用学校的假期爸爸经常带我到石林采风拍照。那个时代交通闭塞,从昆明到石林要花两三天的时间。第一天坐火车到宜良,第二天搭便车到路美邑,第三天从路美邑步行到石林。爸爸只要一投身到大自然精神特别振奋,爬山、攀岩、早起晚睡没有一点倦意。石林是爸爸的“老朋友”,从1938年起,石林独特的地貌就不间断地进入了爸爸的镜头。我陪同爸爸到石林,每次他都有喜人的收获!拍照之余爸爸向我讲授照片拍摄的要领。这当中有摄影构图;影调处理;光线的运用等等。用他拍摄的作品实例向我讲述拍摄时应注意的问题,要突出什么,表现什么,根据自已的想法采用什么样的“曝光组合参数”,怎样“控制景深”……。我学摄影的第一个课堂就在石林,我的老师就是我爸爸。

我最了解爸爸也最理解爸爸。在那个除了家人没有人敢理他的时代,爸爸最开心的事就是能拿着相机寻觅他深爱的“朋友”。从两亿七千万年形成的鬼斧神工的石林中抒发他对大自然的爱!“牵着宝宝上外婆家”“喜相逢”“凤凰梳翅”“双鸟渡食”“小象高居”“阅尽人间春色”“石林五老”“南天骏马”……,一幅幅栩栩栩如生的照片不知凝聚了爸爸的多少心血。为了寻找一个角度,发现一个新的视点,他起早贪黑仔细寻觅耐心等待,终于用他的辛勤劳动拍到了满意的照片。他上百次去石林,用镜头摄取石林的千姿百媚,用心灵与石林对话,他给了石林鲜活的生命!他的“石林百图”就是在这二十多年中创作出来的。我跟随爸爸不光学到了摄影的基础技术,特别学到了他对摄影事业的敬业精神!身处逆境不悲观不放弃,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到底。三中全会以后,戴在我们家二十多年的“右派之家”的帽子终于摘掉了。父亲、母亲、姐姐、姐夫都恢复了名誉。爸爸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省政协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1994年他在全国政协会议关于“建设路南彝族自治县更名为石林彝族自治县”的提案被中央采纳,路南县于1998年正式更名为石林县。石林人民对父亲所作的一切没有忘记,1993年父亲90岁的时候由石林县政府出资为父亲出版了“杨春洲石林摄影50年”画册。画册是父亲几十年来在石林进行摄影创作的艺术结晶,是石林县珍贵的影像资料!从一九三八年开始石林便成为父亲抒发乡土之情的摄影创作基地,因而父亲被誉为“开拓石林风光摄影第一人”。2000423日父亲与世长辞,在石林县政府的支持下,父亲的部分骨灰用树葬的形式在“石林县阿诗玛生态园”种植了两棵香樟树并立了纪念碑以缅怀这位老摄影家。碑文这样写道:“香樟二株,为纪念教育家、摄影家.杨春洲先生而植。樟者彰也:自一九三八年始,先生石林写真,乐此不疲,佳作迭出,‘天下第一奇观’因先生而彰世;先生又以开拓石林摄影第一人而彰名。今石林侧畔,化春泥而护花,魂系石林与白云赤霞同在,伴绿树苍岩永存。”

清明前夕我和儿子再次来到石林父亲纪念树前,两棵香樟树长得郁郁葱葱,纪念碑后一片石头被蓝天、白云、绿树映衬得多姿多彩。父亲的英灵与他一生钟爱的石林同在!

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从1971年开始从事摄影工作。在这近40年的摄影生涯中先后成为了“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高教摄影教育专委会会员”并审评为“北京摄影函授学院”摄影专业教授,从教于云南多所高等院校讲授专业摄影课程。近年来作品《备战残运会》《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游石林》《古老的傩戏》《调子唱响洋人街》……获得省级及国家级奖项,受到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的表彰。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教诲,在摄影事业中取得了一点成绩。今后还将不懈努力。

在父亲逝世10周年的时候,回忆父亲教我做人,教我摄影的往事,我心情澎湃思绪万千!经常会在脑海中浮现出爸爸的音容笑貌,爸爸我永远爱你!永远思念你!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