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我的父亲

作者:杨啸龙 来源:《石林/2010年第3期 总第14期》 发布时间:2011-03-18

我的父亲瘦瘦高高的,戴一副白框眼镜,看上去就像一个老顽童。他的右腿带着残疾,走路一巅一巅的。前几年做生意,他做了一支中国最大的水烟筒,而且用“大烟筒”给商店命名,现在我还能听见别人叫他“大烟筒”。

跟母亲的温柔和体贴相比,我认为父亲对我是冷漠和粗暴的。

在我的印象中,我认为父亲根本就没有关心过我的生活和学习。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不太喜欢给我盛饭、搛菜,不仅如此,他甚至要求我自己洗碗。每当这时候,母亲就会站出来保护我,母亲的做法跟父亲的完全相反,我十来岁的时候,如果我躺在沙发上懒得动,母亲就会把饭菜亲自端到我手里。更过份的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就不主张接送我上学,还翻出当年他自己上学时如何一个人顶冒雨步行一公里多等等的老黄历来教育我。

这还不算,最严重的事情就发生在去年。那段时间我迷上了电子游戏,上课时注意力不集中,做什么都是三心二意的,学习成绩也明显下滑。父亲也曾以各种理由劝过我,我哪里听得进去。最后父亲只好给我下了死命令,规定每个周末他赔我去玩三个小时的游戏,其他任何时间都不可以再玩。我表面上答应,可是我心里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有一天,我偷偷来到游戏室,正当我沉浸在游戏里忘了东南西北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而又带着嘲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伙子,玩得爽吗?”我内心充满了恐惧,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带着呼呼风声的巴掌不扇在了我脸上,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其实更难过的是心里,我恨父亲,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我,他根本就不把我的自尊心当一回事。从此,我基本上再不跟父亲说话,因为那件事一直像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一样笼罩在我心里。

前两天我得了重感冒,父亲陪我去打点滴,我第一次发现父亲还是关心疼爱我的,他一会儿给我拉拉被子,一会儿抬头看看针水是不是完了。我试着跟父亲说了几句话,父亲语重心长地说:“啸龙,过去的,你不要恨我,对你的教育,我跟你妈妈的方式是不同的,我认为一个人从他来到世界上那一刻起,他就要准备适应世间的一切,所以我更注重培养你的自立能力,对你犯下的严重错误,我是不会放纵的。我要说的是,过两天你就十四岁了,可是你现在连碗都洗不好,这证明你母亲和我用两种极端的方式教育你,这是很失败的做法。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骂你,更不会打你,因为你长大了,你看看,你都有我高了。”

这一次我跟父亲谈了很多的话,可以说,十多年来我跟父亲说的话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么多。这次谈话不仅让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也让我理解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含意。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