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歌曲《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创作始末

作者:黄文学(石林) 来源:《石林/2010年第2期 总第13期》 发布时间:2010-11-29

1956年在前苏联首都莫斯科举办的“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获得金奖的歌曲《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已传唱了半个多世纪了,这首名歌已经被选定为石林县县歌,在国内很多大型文艺晚会上也常常见得到以它作为圆满结束的收尾音乐。然而,这首歌始作者是谁?是在什么背景下创作出来的?那就很少有人知道了。了解情况的人有责任也有义务讲述这段真实的历史故事。

《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这首歌产生于一九五三年夏季,是海宜村人民群众舍不得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文工团这些来自首都北京的同志们离开的深情凝聚而成的。

一九五三年初夏,中央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文工团的同志一行几十人组成的工作组,来到了我们村──原路南县圭山区海宜村收集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艺术。这些同志来到村里后,很快就和我们村的群众打成一片,和社员一起上山割麦子、放羊、犁地、赶牛车、锯木料、砍柴等等,他们无所不做,无所不学。晚上,还三五成群地到社员家里串门、聊天。因为我们山区少数民族晚饭吃得比较晚,他们来时常常赶上吃饭,少不了被热情好客的撤尼人拉到饭桌上一起吃彝家饭、喝彝家酒。他们很受感动,也很乐于接受。饭后,工作组的同志们还会和村里的青年人一起唱歌跳舞搞联欢。那时,我们村有一批文艺骨干,在周边几个村寨范围都小有名气,不管是民歌老调还是新创作的歌曲,工作组的同志们都爱听、爱学、爱唱,每次一听到村里年轻人唱的歌,他们都赶紧拿出随身带的本子认真记录,反复核对,生怕错漏了一音一拍。

几天的相处之后,北京来的同志们和村里的年轻人相处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工作组里的男同志和我村的男青年拜“干兄弟”,女同志也和我村的女青年拜“干姊妹”。于是工作组的同志们每天都和他们的干兄弟、干姊妹去田地里劳动,了解、收集村里的故事传说、民间谚语和各种歌曲。我至今还记得我姐姐的干姊妹叫泽东华(音),她每天晚上一吃了饭就跑来我家,因为我家离她们住地很近,常常玩到很晚才回去。工作组的收集工作广泛、细致,不论是民间故事、民歌、创作新歌、民间图案、童谣、谚语等等,凡是与民族文化有关的他们都记录下来,不清楚的还“打破砂锅问到底”。相知相熟之后,我们村的群众也尽力支持配合,满足他们的要求,特别是那些妇女,把祖传珍藏的服饰都翻出来给他们看,让他们画。由于那时收集歌曲都要靠手写记录,加上撒尼民歌里滑音、装饰音多,旋律跳动大,在收集工作上极其困难,村里的歌手们只有反反复复地演唱,直到他们逐句逐字地记录清楚为止。还有在收集民间故事和谚语时,由于大部分群众汉语不流利,而工作组的人员又不懂彝语,语言交流很不便,有时一句话语要说好几次才听得懂,我们这些十二、三岁的学生在旁边听着都又好笑又着急,当然更促使我们下决心一定要读好书。

那段时间,中央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文工团的同志和村里共同举办过好几次篝火晚会,当时的条件很艰苦,没有汽灯,更没有电灯,就靠着篝火燃烧的火光勉强照着演出节目。大家最钦佩的是,工作组把就地收集的歌曲舞蹈加工编排之后就对群众演出,其中三个女同志表演的撒尼童谣《玩月亮》很受欢迎,她们的舞姿生动、活泼,加上服装服饰的衬托,把天真活泼质朴的撒尼小姑娘的形象表现得活灵活现。大家看了,高兴之余感到很自豪。

工作组的工作和生活都很艰苦。为了更多地深入生活,了解民情,掌握到第一手资料,他们还到离我们村二十多公里的弥勒县戈西村去看摔跤,来回都是步行。由于要翻山越岭,很累人,有的到深夜才走回到海宜村。他们的用水和村民一样,都是要到村里唯一的一个水塘里挑,一到下雨,泥滑路烂,塘子里的水又稠又浑,炊事员就用酸矶(即明矶)在大锅里搅涮澄清之后再用来给他们做饭。在我们村住了大约两个月之后,工作组的人员个个的皮肤都晒黑了,有的甚至褪皮。那时没有什么涂脂抹粉的,社员群众中不时有人议论说“可怜了”,老人们更是心疼,但却又无能为力。

有一天晚上的晚会上,人来的特别多,火堆也架得很大,节目是一个接一个演了不少。热烈的场面感染了所有的人,有几个老者激动不已,从年轻人手中“抢”过道具,跳起了“叉舞”和“霸王鞭舞”。第二天早上,工作组照样走访自己的“点”,去看望相拜的兄弟姊妹。这时村民们才知道他们是来告别的,之前的晚会演出就是告别、汇报、感谢的晚会了。这下子很多人着慌了,因为要送给工作组人员的礼物──撒尼刺绣还没有完工,于是,都挨家挨户去找去借。早饭(即午饭,农村一天只吃早饭、晚饭两餐)后,工作组在村边的集市场上集合好了,周围挤满了来欢送的乡亲,路两边也站了不少人。有的撒尼青年还在到处找人,忙着要把手上的礼物送给和自己结下深厚情谊的朋友。这时,弥勒西山阿细兄弟们的迎接马队也早已等候在路边,工作组的下一站要去他们那里。村领导和工作组的负责人相互告别后, 阿细兄弟把工作组的行李抬到驮马上。离别的时刻到了。村民们纷纷和工作组人员相互握手告别,激动、难过的心情潮涌一般难以抑制,青年们的感情控制不住,紧拉着手久久不愿放开,很多人抱头痛哭,紧紧拥抱,没有不流泪的,没有不叹气的……这样的气氛持续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村干部劝说大家:不要难过了,让他们走吧,人家有任务,不要耽误了。年长的也说:现在日子太平了,我们的生活会好起来,只要大家攒够车费钱,可以到北京去看望他们。之后,才开始陆续分开。工作组虽然走了,但也是三步一回头,不断挥手告别,含泪离去。乡亲们更是久久不愿走开,一直目送到看不见了才不得不转回。当天,好多人无心下地干活,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倾诉着“平不静的心思,忘不了的相处,舍不得的情怀,抹不掉的留恋”。《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产生出来的。

金国富老师是彝族撒尼人中少有的识字人,又有艺术天赋,能不断写出既有撒尼特色又代表群众思想感情的好歌。多年来他都在各村教书育人,哪个村来请就到哪个村去教。他的两个儿子在他的影响下,也都喜欢文艺,也都会创作。只要他们父子三人在就能热闹得起来,而歌声一响起,就会招来很多听众。所以,晚饭后,他家的屋里屋外常常挤满人。

工作组来到海宜村这年,金国富是我们的语文和音乐老师,我的简谱知识是他教会的,音乐的兴趣爱好也是在这期间培养形成的。他是良师又像慈父,所以一下课我们都喜欢到他办公室问这问那。有一次,还没到办公室就听见他唱出一句从来没听过的新曲调,原来,他正在创作一首新歌,那就是现在的《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过了几天,他拿着写好的初稿在音乐课时用撒尼语教我们试唱。我记得“留下来”这个意思,当时是“住下来”,即撒尼语“敖脑高”(音)当时唱的是“孩老高”(音)。这个词语来源于彝族撒尼人留客的一句常用语“晚了,今晚在我家住了”,意思就是较远的客人路过自己家门时,主人会对他说:“那远的路走不到就天黑了,今晚就在我家算了”。他教着这首新歌,我们跟着学唱,觉得又新奇又惊喜,佩服他创作得这么快。而在这首歌里,他突破了撒尼人常用的“135 i ”的音,加进了“2467”,唱起来也很顺当自如。我们越唱越高兴,越唱越有精神,全班同学很快就学会了。后来,全校都会唱,再后来连村里的人都会唱了,传播的速度超过了他原来的任何一首歌。

工作组离开我们村时,已从村里爱吹爱唱的青年中选走了毕光贤、毕淑芳等几个同志。本来他们要我四姐也去,但是父母不让走,这成了四姐终身遗憾的一件事。过了一些时候,工作组有人再次回村,我们以为是需要进一步收集资料,没想到第二次离开时把金国富老师也带走了,说是需要跟他们到北京专门从事民族文艺工作。老师到北京后,任职在中央民族文工团,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虽然他人在北京,可心里却很牵挂家乡,几乎每年都要回来一趟,每趟都不会“空手”而归,少不了带上一首自创的歌曲,在家乡的孩子和乡亲们中教唱。一九五六年,我们已经到维则上中学,那年他回来,专门在我们学校教唱了《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中的后几段唱词,还新教唱了《牧羊姑娘》(这首撒尼歌直到现在都仍然除炙人口)。老师还向我们介绍了北京的情况,告诉我们北京如何好、如何大、如何雄伟,叫我们要读好书,将来到北京去亲眼看看祖国的首都。在他的描述中,我们都听得高兴,听得出神,激动不已。

一九五九年,云南由下而上地举办第一次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当时路南县已合并宜良县,先参加曲靖专区会演,选拔参加省里演出的节目时,撒尼剧《阿诗玛》和小合唱撒尼歌《美酒敬亲人》被选上了,为了增加几个群众演员,在曲靖工农大学读书的王汉良、农校读书的金荣显和在曲靖师范读书的我以及我的一个同学都跟随该剧组到昆明。吃住在五华山,演出在艺术剧院。在住地加紧排练节目时,金国富、金云父子俩来到排练场地特意作辅导。他们父子俩都能唱能演,唱起来、讲起来都很富有感情。老师特别强调:唱腔、表情、动作一定要结合好,小歌剧是要全面的,少了哪点都不行。还提示我们:不能以为人家听不懂撒尼语,我们在上所讲的、唱的,大概的意思都会通过幻灯完全翻译出来给观众看到的。当老师告诉我们《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这首歌在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拿了金奖时,我们十分激动,还在排练场地就情不自禁地唱起那首歌,女同志的嗓音特别清脆,引来了不少人,他们笑着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我们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远方的客人请您留下来》这首歌,就是在如前所说的那种充满着热情好客、真情交友、难舍难分的场景下引发的创作思路,激发出来的创作灵感,拨动的音乐旋律,离开了当时的背景,我想任何天才作家也是无法创作出来的。我们应该感谢最初的作者──金国富老师,其次,范禹、麦丁两位前辈对这首歌的出名也功不可没,他们一个是把纯朴的撒尼语用汉语生动、准确地翻译出来;一个是把原来只有单声部的歌曲通过艺术加工改编成完美的四声部合唱曲,使之表达得更丰富更充分,更富有艺术感染力,把撒尼人的性格、愿望、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两位艺术家的艺术加工,这首歌的效果达到了极致。这是我们要永远牢记并且要衷心感谢的!

我们真诚希望有更多的音乐家、艺术家,来到撒尼人居住的地方,帮助彝族撒尼人挖掘出、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民族艺术精品。让彝族撒尼人的艺术之花开得更加鲜艳、更加绚烂。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