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石 林 溯 源

作者:郑祖荣(宜良) 来源:《石林/2010年第2期 总第13期》 发布时间:2010-11-29

云南石林,蜚声中外,驰誉当今,据调查是我省知名度最高的地名。可是美中不足,对其发现之迟及地方文献记载之晚,却一向被人们引为缺憾。如赵朴初《石林》诗谓:“高山为谷谷为陵。三亿年前海底行。可惜前人文罕记,石林异境晚知名。”即是最有代表性的说法。

石林的最初记载,目前公认的是清康熙51年(1712)所纂《路南州志》。其书“山川”条云:“石林,在州东北,岩高数千仞,攀援始可人。其中怪石森森,如千队万骑,危崖邃窟,若九陌三条,色俱青,嵌结玲珑,寻之莫尽。下有伏流,清冷如雪。相传昔人于隆冬遥见石上有李二株,结实鲜红,晚不及取。次日寻之不见。俗称李子篝,即此。”由此迄今,不足300余年。故民国初修纂的《路南县志》对此不无感慨“路南附近省垣,而仍僻在一隅,虽有天然胜迹足供眺览,使人留连不忍去者,要不为大邑都,四方名流之所接迹,以致湮没而无闻。”

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倘若我们拓宽视野,增大考察角度,则其实不难证明,石林的发现及其记载竟是十分古远的。

古文献中所载“石林”

屈原《楚辞.天问》:“焉有石林”!这是我国古代文献关于石林的最早记载,至今已有2200余年。《天问》是一部奇书,是保留我国远古神话最多的文学篇章。关于它的写作,据王逸《楚辞章句》说,乃是因屈原“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谲诡,及古圣贤怪物行事。因书其壁呵而问之。”如此,则石林传说,是与开天辟地的神话,远古圣贤的事迹,属于同一时代、同一个琦玮谲诡的体系,在人类文明之初就被认识发现并流传开了。故其年代,自然比屈原还早。早到在楚先王立庙之前,就已经流传于楚之故地,并以其永久的魅力,给楚之先民们以惊心动魄的震撼,方被创作为壁画,并从而激发了屈原的诗兴。因此,对“焉有石林”这一诗句的理解应是对传说并创作为壁画的石林景观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人间奇迹给予的一种惊诧不己的赞叹才对,而不是对其是否存在发出疑问。这真是千古绝唱,是有史以来吟咏石林的第一篇赞叹。

云南的石林神话能够传人楚地,首先必须具备以下两个条件。第一,石林在远古时代是否已被人们发现并同时创造为神话;第二,滇楚两地是否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发生交往并出现文化的交流?第一点,从近年来在石林风景区“万年灵芝”景点附近发现的原始崖画可以得到证实。清康熙年间路南知州蒋元楷《石林歌》曾说:“劁崖岁月手频扪,数行蝌蚪文同禹。当年避世迹犹存,结构依稀不可睹。”这诗中所记与现在崖画的发现是可以相互印证的。既然原始人类已经在石林生活并进行艺术创造和书写文字,那么其形成神话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第二点,上古以前的滇楚交往和文化交流,一是可以从国内专家们现已确认的南方水稻传播之路得到证明。地处楚地的浙江余姚县河姆渡遗址下层,曾发现5000余年前的稻米种植遗迹,而其水稻的原生地和流出源头,就在我们云南的滇池附近。二是就在屈原时代又发生过楚将庄蹻率部人滇的历史事实。可以断言,对滇地一无所知从无往来的楚国,决不敢悍然冒险派兵遣将,向滇国迸发的。这也是滇楚之间在此前已有过历史交往和文化交流的有力佐证。由于有了以上两个条件。发生在云南的石林神话能传人楚国,就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了。这一推断,更因相关的历史文献的存在而愈信。

西晋时,文学家左思撰《三都赋.吴都赋》又再次咏及石林。其云:

虽有石林己窄峙,请攘臂而靡之;虽有雄虺之九首,将抗足而跳之。

唐初李善注说:“《楚辞.天问》曰:焉有石林。此本南方楚图画,而屈原难问之。于义,则石林当在南也。《楚辞.招魂》曰:‘南方不可以止,雄虺九首,往来倏忽。’虽有石林,虽有雄虺者,盖张诞之云,非必临时所遇。”又宋世采堂刻本《柳河东集》注所附《天问》引《吴都赋》亦陈述理由谓:“赋以石林与雄虺同称,则石林当在南方。”

既然如此,那么南方石林是否就可以判定为今之云南呢?

据《晋书》本传,左思欲作《三都赋》,乃诣著作郎张载,访岷邛之事,遂构思十稔。按“岷邛”即史迁所传“西南夷地,云南已在其访寻范围之内。西蜀之先,云南乃蜀汉属地,左思所咏三都之一为蜀都,即多述云南事迹,即是证明。至于他记“石林”于《吴都赋》中,那是因为吴在楚地,石林神话始于屈原,两者一脉相通,不便挪移之故。

必须指出的是,李善是第一位明确指出“石林当在南也”的人。而他,又是亲自到过云南,博闻强记,学识渊通的学者。据《辞海》,他曾被“流放姚州”。按姚州置于唐武德(李渊)时,治所在今云南姚安县北。他之所以认为“石林当在南也”,当与他在云南获得的见闻有直接关系。这还不算,最奇的是与李善同时代的骆宾王,据方国瑜教授考证他曾经从军至姚州,他在姚州时所撰《破蒙睑露布》己明确指出石林奇险即在云南。因此,所谓“南方石林”应即云南省的路南石林,应该说是无庸置疑的定论了。

按骆宾王所咏云南石林是这样说的:

兹蛮貊敢乱天常,横赤螵以疏疆,背朱提(今昭通)而设险。石林万仞,岩邑千重。

从地在今姚安县北的唐代姚州的角度看,背靠朱提(今昭通)而设险的石林、岩邑,其地望当指今曲靖一带。按曲靖在唐时已有石城郡之称,石城即是岩邑。而石林恰在曲靖之南,方位是大致吻合的。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屈原所咏与左思相承的石林,于词义于事实都在南方。这个结论,是曾经到过云南的李善首先指出的。而李善同时代又同样到达云南从军的骆宾王,又明确说出石林即在云南,而且地望也大致与今吻合。这样,屈原《天问》所咏“石林”,就必然为云南省的路南石林,这已经算是不可置疑的定论了。

撒尼神话传说中的“石林

如前所述,上古时代产生的石林神话传入中原,这是石林奇景被人们认识并见诸诗文的直接原因。然而远古的神话传说究竟是什么内容,史籍失载,年代久远,现在已无法知晓。好在石林当地的土著居民撒尼人中至今仍有关于石林的神话存在,虽然历经变易,难以窥其古貌,但在说明石林的发现很古远这一点上,应该说这些神话的实质却是毫无二致的。

据调查,今撒尼人中关于石林的神话传说有如下几则:

其一载《民族文化》总5期,略谓:鲁突之那尔系撒尼猎人。相传撒尼文字即其所创。今撒尼所歌曲子并诗书等亦其所传录。魔鬼知惧人性聪敏,乃执鞭赶山,驱陆良路南诸山之石塞盘江,欲淹而死之。鲁突之那尔与之搏战,夺其鞭笤之,魔化为石。今石林有怪石状类魔鬼者,即其所变化。而群聚之石,则成石林。

在这则神话中,石林的发现与撒尼文字的创造属于同一时代,其年代不谓不古。

其二,《昆明环境》总18期《初话黑松岩》亦载其神话云:

远古时代,石佛、石峰和石林原是亲密的同胞兄弟,共同居住在天堂里。后来不知为什么,石林和两位兄长闹翻脸了,进行了一场激烈的鏖战。黑松岩就是当时的战场。战后,石林愤而出走,搬到现在所在的地方;石佛、石峰就留在那里,化作了今天的黑松岩。(按,黑松岩即今乃古石林)

按所谓“石佛”,系彝族先民原始宗教遗迹。据《南诏野史),早在唐南诏时代即有此名。又撒尼叙事长诗《阿诗玛》中有“崖神”,即属于石佛一类。有趣的是,“崖神”已具有超自然的神力,为神仙崇拜时代的产物;而此所谓“石佛”则与石峰、石林为同胞兄弟,有更多的自然崇拜遗迹。以此推之,石林的发现已在神仙崇拜时代之前。

另外的几则石林神话,所述内容都大同小异,即用神鞭赶石头塞盘江以灌溉路南坝子,因鸡鸣天晓而化为石林。这些鞭石塞江的主人公,或谓名叫金芬若嘎,或称为哥自天神(均见《石林的传说》,为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些传说的主要道具“神鞭”,当源自最初以放牧为主的游牧民族。大约撒尼先民们正是在游牧历程中才发现石林奇景的。不然的话,遍地石头的石林地域之内,因为缺乏物产,人们是很难在那里久居渡日的。从这些分析也可看出,石林的发现已具有相当长久的历史。

除以上口头的传说外,撒尼先民们在古老的文献中有关于石林的文字记载。云南民族出版社《牵心的歌绳》一书中,收有1983 年发现的古彝文原本《阿诗玛》译文。这个古彝文原本系路南圭山亩竹箐乡张李科所保管,译出后,又请撒尼歌手高应丰、金国举两位演唱核对,几乎完全一致。后经调查,圭山一带歌手演唱的《阿诗玛》都是此彝文本。在这个古彝文原本中,有这样四句:“喝酒的土碗,摆九十九桌,酒罐搁地上,密麻如石林。”这是一条重要的彝文资料。它证明撒尼人在初创《阿诗玛》的同时或稍前,就已经发现石林并用古彝文将它记录下来了。这样,则不仅是民间的口头传说,就是在古彝文文献中,也同样有关于“石林”的记载了。这对于石林发现历史的研究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古地名资料中的“石林”

最后,我们从古地名资料中,仍能得到石林早期发现的线索。

《元史.地理志》载,路南州,“夷名路甸”。《路南州志.建置沿革):“唐属昆州地,彝名路甸”。《地名集刊》 1984年一期载邑人李昌华《路南历代建置沿革地名由来》,在“路甸”下加按注说:“至今在当地彝族中仍通行这个名称。”经笔者向撒尼人张永红同志调查提供,今撒尼人称路南为“鲁底”。鲁,意为石;底,意为南。鲁底:石(林)之南。笔者曾撰《路南──石林之南》一文,考说甚详,此不赘述。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唐代已有的“路甸”彝语地名己指该县为有石林的坝子,这个事实,恰与《文选》李善注及骆宾王文所说“石林”时代相同,这当不是偶然的巧合。这样,我们就更有理由说明,石林的发现历史和古文献记载历史都同样是十分古远的了。综合起来说就是:云南石林传说为我国远古神话内容之一部,经过滇楚间的交往和文化对流,在传人楚之故地后,最初被绘于楚先王宗庙之壁,又赖屈原《天问》诗篇得以保存其名。先秦以降,其说不衰,迭经晋、唐大家所著录,并与同时代的该县古彝语地名相印证,并在同样古远的古彝文典籍中确切发现了记载文字。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和依据认为:石林的发现和记载历史同样是十分远古的;那种以为其发现为迟或记载为晚的悲观论调是完全缺乏依据的。当我们有幸能一睹石林的秀色和风采时,请千万不要忘记,当地勤劳而历史悠久的撒尼人民是这一切最初的发现者,以及他们艺术地给予了再创造的历史功绩。

 

作者:郑祖荣,宜良县文联常务副主席,社会文化学者,已出版《宜良文化丛书》(获云南省政府嘉奖)、《南诏野史》等专著十余种。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